台北文學季
革命青春:高校1968

革命青春:高校1968

High School 1968

內容連載 頁數 1/3
十二月八日是星期一。前一天下過大雨,跨過到處都積著水窪的路,跟平常一樣走進校門正要換室內鞋時,我發現學校跟平常不一樣,包圍在一股鼓譟不安的氣氛當中。從二樓上到三樓的樓梯中段,堆起了課桌椅,無法通行。窗外高舉著赤旗。學校開始了路障封鎖。
 
我的第一個感想是:「啊,終於開始了。」十月十日在清水谷公園舉辦的「安保粉碎大統一集會」上,石井尚史以教駒全共鬪的名義,宣稱十一月二日文化祭最後一天要封鎖教駒,從那一天起已經經過兩個多月。這場集會有兩位高中老師偷偷參加,來刺探學生動向。他們馬上向教官會議報告石井的宣言,十一月初的文化祭,所有老師馬上採取了嚴密的警戒態勢。他們分頭監視可疑學生的動向,如果有需要甚至可能上門家庭訪問。我為了製作《黑暗河口》始用自治會室的謄寫鋼版,當時也有日共系的生物教師數次突然來訪。目的在於監視我們,深怕我們暗中策劃什麼。
 
不過一反預期,文化祭時什麼事件也沒發生。教師放下心中大石,又恢復他們奇妙的信心,覺得附屬的學生畢竟與其他地方不同。而就趁著這一絲破綻,築起了路障。當時在青山和駒場、豐多摩等附近的都立高中,進入第二學期後已經接連開始路障封鎖。進入十一月,二年級班上開始認真討論特別考査的對錯,有人提出意見,質疑在現在的升學考試體制中究竟是否能獲得「真正的學問」。教室裡瀰漫著看不見的緊張,校方對文部省的見解(後述)態度曖昧,學生紛紛向校方提出質問書。每個人都隱約覺得,自己的學校裡何時發生封鎖都不奇怪。但是一旦實際發生,大家還是都受到莫大衝撃。跟封鎖相關的全共鬪學生們也是一樣。
 
封鎖開始後,第一堂課開始停課,改為班級討論。老師們在二樓走廊上一臉狐疑地呆站著,偶爾望向三樓。大部分學生都面露不安,從遠方眺望著堆高的課桌椅,在老師誘導下回到各自的教室。我很好奇在那些路障裡的情形如何,爬到樓梯中間轉角平台處,在桌椅另一端看到土屋的身影。「怎麼是你啊。本來想如果是老師我就從上面潑水了。快爬過來吧。」他咧嘴對著我笑。
 
借助樓梯扶手的幫忙,我試著攀登堆得雜亂的桌椅上,發現了石井、杉山等總是一起窩在圖書室的「蝙蝠會」成員也在。唯一不同的就是還有幾個其他學生。他們佔據的是三年三班和四班這兩間教室,因為課桌椅都拿去堆在樓梯上了,教室又成了空無一物的房間。
31 2 3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