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日
美傷

美傷

Beauty is a wound

內容連載 頁數 1/12
三月一個週末的午後,黛維艾玉從她的墳裡爬出來,這時她已經死了二十一年。在緬梔樹下打盹的一個牧童醒過來,尖叫著尿溼了他的短褲,他的四隻羊在石頭和木頭墓碑之間逃竄,好像有隻老虎撲到牠們之間似的。一開始是從一片老墓地傳來一陣聲響。老墓地上有塊沒刻字的墓碑,周圍草長及膝,不過誰都知道那是黛維艾玉的墓。她享年五十二歲,死了二十一年又活過來,之後誰也不知道她的年紀究竟該怎麼算。
 
牧童把發生的事告訴了附近地方的人,他們來到了墓地。他們捲起布裙的裙腳,抱著小孩,抓著掃帚,有些人沾著田裡的泥巴,大家聚在櫻花樹叢和桐油樹後面,還有附近的香蕉園裡。沒人敢靠近,他們像聚在每週一早上在市場叫賣的賣藥郎周圍,只遠遠聽著舊墳墓傳來的騷動。那景象令人不安,但群眾樂在其中,他們毫不在乎要是自己獨自一人,一定會被那樣的恐怖景象嚇得半死。他們甚至期待出現某種奇蹟,而不只是一座吵鬧的舊墳墓,因為那塊地埋的女人在戰時是日本人的妓女,而伊斯蘭教的教師總是說,沾染罪孽的人在墓裡必受懲罰。那聲音一定是天使折磨人的鞭子聲,但他們聽膩了,希望出現其他小小的驚奇。
 
驚奇發生時,場面實在不可思議。墳墓撼動、裂開,地面爆裂,好像從裡面炸出來,引起了小型地震和風暴,雜草和墓碑飛散,飄落的塵土宛如雨幕,雨幕後有個老女人站立的身影,她看起來惱怒又嚴厲,身上還裹著屍布,像前一晚才埋葬似的。人們歇斯底里地跑開,場面比羊隻逃竄還要混亂,他們齊聲的尖叫在遠方丘陵的山壁上迴響。一個女人把她的寶寶丟進灌木叢裡,孩子的爸把一截香蕉莖當孩子哄。兩個男人縱身跳進一條溝,有些人在路邊昏了過去,有些人拔腿就跑,一連跑了十五公里才停下來。
 
黛維艾玉把一切看在眼裡,輕咳一下,清清喉嚨。她發覺自己身在一片墓地中,很是驚奇。她已經解開裹屍布最上面的兩個結,正在解開最下面兩個,好讓兩腳自由活動,方便行走。她的頭髮神奇地長長了,她甩甩頭髮讓頭髮從棉屍布裡鬆脫,頭髮在午後的微風裡飄動,掃過地上,像河床上的黑色地衣一樣閃亮。她的皮膚佈滿皺紋,不過臉龐白皙光采,眼窩裡的雙眼有了生氣,盯著旁觀者;他們正要離開灌木叢後面的藏身處──一半跑走,另一半昏倒了。她自顧自地抱怨人們把她活埋,實在壞心。
121 2 3 4 5 6 7 8 9 10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