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文學季
內容連載 頁數 1/5
【第二部】歷史的迷途     沖繩_是不是日本人?
 
二○一○年,結束一場沖繩旅行後,來自沖繩的比嘉夫婦、外間小姐和我約在台北六條通的一家日本食堂吃飯,討論我的沖繩之旅,同時交換自己對故鄉的記憶。餐廳的老闆安里也是沖繩人。
 
六條通位於中山北路和新生北路之間,這一塊區域昔日被稱為大正町,曾是日治時期行政官員的宿舍所在,「通」(とおり)在日文中是「路」的意思,保有舊稱即表示保有舊日風情,此地聚集了許多日本料理和酒吧,成為日本商務人士和旅客來台北最常到訪之處,當然也吸引許多在台定居的日本人——也包括沖繩人——在此開業。這裡,也是比嘉一解鄉愁的小天地。
 
比嘉來台灣多年,平時帶著點日本人慣有的客氣和拘謹,但幾杯黃湯入喉,轉換母語暢談時,就顯現出南國的熱情豪邁。「我在台北圖書館惡補些歷史,才了解台日之間的糾葛,哎呀,我的國家真是做了很多不好的事啊。」留著短髭的比嘉摸了摸頭頂,順著短髮轉了一圈,表情歉然。比嘉多年前和台灣姑娘結婚後,從此在這個南方島國定居下來,但此前,他對台灣一無所知。
 
「我們的教科書中介紹得多是中國的歷史和地理,沒有介紹台灣。不過,我覺得和台灣感覺很近,很想認識它。」外間小姐呼應著比嘉的話題。她二十出頭,修讀國際關係,同樣來自沖繩,個性熱情爽朗直接,為了精進中文,她申請來台灣教書。剛來不久,人生地不熟,基於同鄉情誼,比嘉也邀請她一同聚餐,她們以中日文交雜為我解釋沖繩的故事,儘管時而溝通出現障礙,反而顯得有趣,用餐氣氛一直高昂。
 
「你知道嗎?台灣飛到沖繩那霸的飛機上,目的地寫的是琉球喔。好有趣喔。」外間突然想起什麼似地,大聲說。
 
「什麼?太誇張。」我心裡有些不以為然,想著怎麼台灣之於沖繩,還挪用過往的「藩屬關係」呢?
 
沖繩諸島本屬琉球王國,過往是明朝的藩屬,接受明朝冊封,也在明朝幫助下,學到造船技術,得以和東南亞貿易。那霸有個留米村,就是當初這些技術移工的後代。琉球王國的特殊性,曾被日本歷史小說家陳舜臣寫在《琉球之風》裡:「長期受到明朝冊封,透過貿易求利的琉球,在德川家康的侵略下,成了兩大強國之間苟延殘喘的殖民地。」
51 2 3 4 5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