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五社聯合書展
麻醉科醫師的憂鬱

麻醉科醫師的憂鬱

  • 作者:主動脈
  • 出版日期:2017/03/31
內容連載 頁數 2/3
到這個時候,我仍然有反悔的機會,到底應該就這樣一走了之,讓病人死於疾病的自然歷程,還是應該放手一搏?萬一麻醉藥打下去,病人因麻醉藥引起的呼吸窘迫而死,我該怎麼
 
出去面對他的妻子與五個孩子?更複雜的是,接下來的人生,我又要如何面對自己?病患因麻醉死亡,這個罪名將如附骨之蛆,如影隨形的跟著我。
 
當呼吸窘迫發生時,其實只要插管就可以解決,對一位合格的麻醉醫師而言簡直就易如反掌,但這個病人一旦插管就沒有機會脫離呼吸器,會以一種極其痛苦的方式活著,而且活很久,呼吸照顧治療所費不貲,最後又會拖垮一個家庭,我到底該怎麼做?當呼吸窘迫發生時,插管將致病人於萬劫不復,但卻是對我個人的救贖;不插管,我又該如何眼睜睜的看著他走?我陷入極其為難的狀態……
 
整個麻醉的過程,我只能用「驚心動魄」形容。
 
病患一睡著便出現嚴重的上呼吸道阻塞的哮鳴聲,麻醉深度只要加深一點,血氧值就一直掉;淺一些,病患就一直動,干擾氣管支架的置放,整個過程我簡直就毫無頭緒,一會兒,我必須打斷胸腔科醫師的動作,用呼吸罩幫病患換氣,讓血氧值提升;等一下,我又忙著調整麻醉深度(TCI pump),但我根本就不知道要調到哪裡,平常我是一個判斷精準、訓練有素的麻醉科醫師,但是今天我卻顯得驚慌失措,左支右絀……這真的是我這一生中最長的、最煎熬的一次麻醉。
 
但我們竟然成功了!我欣喜若狂,氣管支架放好之後,病患呼吸的改善只能用「驚人」兩個字形容。病患每天推著點滴架,在病房裡跑來跑去,然後吵著想要回家,患者的太太握著我的手,直說我是他們家的恩人,他們又可以再多看他一段時間,我也因為完成了一項不可能的任務而覺得意氣風發,也向死神多要了一些額外的時間,讓他們家人相聚,我覺得非常高興,比我做過的任何事情都還要有成就感!
 
然而,好景不長,隨著時間過去,接下來的發展卻出乎我意料之外。腫瘤愈長愈大,繞過氣管往後壓迫到食道,病患的口水因而吞不下去,在我的診間裡,短短數分鐘內,他必須反覆不斷的吐口水,來不及吐出來的口水會流到氣管內,於是他不斷因被口水嗆到,導致不停的咳嗽,儘管用了最強效的鎮咳藥,仍然藥石惘然。
3上一頁 1 2 3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