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童自然生態展
內容連載 頁數 1/4
歌行燈



「這裡的宮柱宛如直立的宮重大根(注:愛知縣清須市特產,全國聞名的白蘿蔔品種,也曾出現於松尾芭蕉的書信當中),也許是受到熱田(注:今名古屋)神宮熱騰騰的神明庇護,從熱田到桑名(注:今三重縣),七里(注:約三.五公里)間的船程總是平靜無波,往來船隻平安無事地抵達桑名……。」

霜月(注:舊曆十一月)十幾日的初更(注:約晚上七至九時),宛如吟詩一般,他自言自語地唸起《東海道中膝栗毛》(注:《東海道中膝栗毛》一八○二年出版,作者為十返舍一九,栗毛指的是栗色的馬,膝栗毛表示以膝蓋代替馬匹,即為徒步旅行之意,本書是當時暢銷的導覽手冊,主角為彌次郎兵衛及喜多郎,至今依然受到許多人的喜愛,故事情節與本篇息息相關。)第五編上卷開頭。

天色皎潔,在宛如以清水為星星淨身的月光下,旅客從橫越高架橋的列車窗口俯瞰燈火,眺望著樹葉隨處凋落而徒留骨架的樹叢,在桑名車站下車。

他套著與月光影子相襯的漆黑外套,在纖瘦的身子上,顯得特別寬鬆,戴著深褐色紳士帽,雖然是簇新的帽子,也許是因為還沒戴習慣的關係,戴得特別深,帽簷深深包覆住耳朵,連中間凹陷的地方都隆起呈山狀。為了怕被風吹走,甚至還綁了繩子固定,垂掛在乾皺的臉頰上。看起來就像是明明想在旅途中戴著斗笠行走,卻因為考慮到時代潮流,不得不放棄這個念頭似的。他是年約六十二、三歲,卻保持年輕心境的彌次郎兵衛。

他單手夾著唐草(注:藤蔓)圖案的天鵝絨皮包與信玄袋(注:束口袋),看來似乎沒什麼重量。另一手撐著蝙蝠傘(注:張開來類似蝙蝠形狀的洋傘,有別於日本紙傘的名稱),

「『高興之餘,品嘗了名產烤蛤蜊,順便喝一杯。』(注:這幾句仍然為《東海道中膝栗毛》的內容)……在抵達書裡的客棧之前,我們先去車站前的茶店喝一杯吧。『喜多八,你意下如何?』雖然我很想去,不過你年紀也大了,似乎不太適合。不過呢,《膝栗毛》裡家元(注:日本藝道流派的制度,家元為該流派的當主)彌次郎兵衛在前往伊勢的路上,跟同伴喜多八走散了,無精打采地獨自旅行,一直找不到價格合理的客棧,差點哭出來。我看啊,你正好適合當那個他在半路松樹林遇到的帶路人。跟帶路人一起喝一杯吧?捻平先生,你覺得如何?」
41 2 3 4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