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文學季
內容連載 頁數 2/7
唯一的困擾是附近的草叢茂密,經常有蛇在那裡出沒,甚至爬進我的小草屋,蛇的模樣誰都不喜歡,我一看到牠們更是難受得反胃,這怎麼辦?於是我寫信請家人寄本專門講蛇的書給我,因為我認為如果我怕牠,就應該更瞭解牠。書寄來了,是一本附有相片解說名叫《Snake In Taiwan》的英文書,從此我知道什麼蛇有毒、什麼蛇沒毒,什麼是龜殼花、什麼是雨傘節,再慢慢地我也和部隊同事一起「學吃」一點蛇肉。怕它就去研究它,這是我面對困難時的習慣。
 
在這之前,部隊一度也曾調到東莒島一年(當時叫東犬島)。有一次好像是我們的船艇誤擊了大陸的運輸艦,引起大陸七、八十艘的船隻結集在東莒對岸附近,補給均告中斷,戰況一觸即發,營指部下令全面備戰,於是我們把彈藥搬出來了,戰壕挖好了,接著每個人發下一份制式的「遺囑」,我們只要在空格的地方簽上名字即可,然後宣誓效忠,各就各位。局勢吃緊,有的新兵面對著遺囑忍不住就哭了起來。而我很快地簽好了標準格式的遺囑,還又另外寫了兩封遺書,一封給家人,一封給當時的女朋友,一切安排好了之後心裡反而覺得非常地坦然與平靜。當然,我也有很多不捨啊,但當時我想了一下,覺得人早晚都要面對死亡,最怕的是死非其時、死非其所,如果能夠在捍衛國家的行動中犧牲,亦可算是死得其所了,既已做了最壞的打算,頭腦反而非常冷靜,重大危機橫亙在眼前,私心的糾纏都非常淡了,我不是個好戰分子,但絕不允許自己因為得失心分散了眼前的注意力,那樣反而更容易遭致危險。
 
每個危機都是一次學習,往後這麼多年來我似乎還沒有衝不過的難關,我想這或許和「抱最大的希望,為最多的努力,做最壞的打算」這樣的學習觀念有關。回看人生的過程,最大的感慨是經過這麼多年的歷練,十八歲時的三句話,至今居然依舊是我面對挑戰最佳的座右銘。
7上一頁 1 2 3 4 5 6 7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