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想事成展_特企
翻滾吧!男人,還有喵導

翻滾吧!男人,還有喵導

內容連載 頁數 1/8
【內文選讀一】
父親大人說男孩子不許哭


父親大人因為肝癌重病往生後,從那一天開始,我再也不想倒立

我承認我從小就是個愛哭鬼,而且是那種十分難纏的愛哭鬼,父親大人只要答應我的事沒有做到,我就開始使勁地用力哭。通常這種小孩下場應該會被修理得滿慘的,不過父親大人卻從未打過我。唯一記得一件算是處罰我的,是某次父親大人訓練我跟哥哥練習溜冰時,我老是站不穩,一滑就摔倒,可能是頭太大了重心不穩,後來乾脆耍賴倒地大哭。

父親大人突然大聲地說:「男孩子不許哭。」這應該是印象中父親大人對我口氣最嚴厲的一次。不過父親大人一下子就變得溫和,將我拉起身:「來,我教你們兄弟倆倒立。」

父親大人將我跟哥哥兩人的腿舉起靠在牆上,哥哥果然有天分雙手撐著直挺挺的,可是我一下子就手軟用頭頂著,父親大人笑著對我們說:「下次想哭的時候就倒立,這樣眼淚就不會流下來了,知道嗎?」

這件事情過沒多久,父親大人就因為肝癌重病往生了,從那一天開始,我再也不想倒立。現在我都不確定這招是否有用,但依稀記得當時倒立的我被自己的鼻涕嗆到了。

父親大人在往生前交代我老母一件事,可能也是影響我走上電影這條路的原因,他知道我哥哥確定走「武」,我應該只適合走「文」,於是父親大人要我老母讓我去學習繪畫,不管再窮也要讓我去學,除非哪天我自己放棄了。

可能我真的有些天分,小三時就已經拿下全國兒童組繪畫冠軍,直到小四那年發生了一件事,讓我開始對畫畫這件事擺爛。那次為了報名日本一個國際兒童繪畫比賽,我很認真地畫了三天三夜,老師說:「你這隻雞畫的不錯噢~」我承認我畫得有些抽象,但我畫的明明是孔雀啊!最後老師還是堅持在報名表上填寫畫名:「動物園的雞」。

從那天起,我開始翹掉每周三的繪畫課,我再也不想為比賽畫畫了。不過我發現我的美術成績一直到小六畢業時都很高分,因為我老母持續繳著學費,老師也一直默默地收到我小六畢業,雖然從那天起我再也沒有去上繪畫課了。
81 2 3 4 5 6 7 8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