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文輕小說集結讚
幽魂訥訥

幽魂訥訥

  • 作者:顏訥
  • 出版日期:2017/10/27
內容連載 頁數 1/7
輯一:百鬼夜行
 
散步去高街,轉角有間精神病院
 
門鈴第三次響起。
 
啾啾啾啾,啾啾啾啾。頻率急促,像被掐住脖子的雞,一聲趕過一聲,怕被誰搶了投胎的名額那樣催命。
 
這下子,我們連尖叫的勇氣都失去,各自貼住床腳浸入長長的沉默。我按捺住狠狠瞪向兩位旅伴的怒氣,盡可能調整到低音階安靜地提出請求:
 
「有誰,願意,去開門嗎?」
 
旅伴A此刻已經把整張臉埋進被子,旅伴B兩片嘴脣深深捲進齒縫打顫,看來誰都沒有挪動尊駕去應門的跡象,或至少從窺視孔向外望一望的打算。
 
那時候我真恨她們。自私,一群自私的人。
 
不過,現在必須齊心解決的問題是,到底,到底是誰在夜半按門鈴?以往一個人出國旅遊一次都沒遇過的怪事,怎麼六個人團進團出時就找上門了?早該相信直覺吧,一群人出遊果然沒好事,拖泥帶水就罷了,彼此也缺乏相互照看出面承擔的勇氣。特別是在不明就裡,敵暗我明,箭在絃上的緊張氣氛中,人多倒沒有勢眾的效果,恐懼一旦眾志成城反而能生發更多猜忌。
 
「會不會是隔壁房陌生住客不小心碰錯了電鈴鈕?」
 
這是最順理成章的猜疑了。本來嘛,住飯店你就得與成百上千的陌生人共享枕頭棉被、熱水管、充滿唾液細菌的杯子與煮水瓶,無論如何都不可能賓至如歸,所有如家的私密感皆是飯店精密設計的假象。特別是設在香港鬧區的酒店,經常只占領了老舊大廈的其中幾層,身世再怎麼不可告人,翻新上市後,也就靈異象限似的硬生生卡進住宅區,只要有見縫插針的餘地,就要把空間的剩餘價值使用殆盡。
 
走出西營盤站,我們曳著行李穿過乾貨鋪左彎右拐終於尋到大廈電梯,預先等在那裡的一對香港老夫妻已經熟門熟路按住酒店範圍之外的高樓層,顯然是這棟大樓的住戶。見我們幾個外來者與六卡大行李箱湧入一下子將他們沖趴在電梯鏡子上,表情木木也像是司空見慣一樣。
 
電梯要帶我們抵達的終點並不一樣。
 
我們因旅程才剛開始而無可抑制的嬉鬧,男生們甚至壓低嗓子,故弄玄虛講起附近有名的高街,六○年代之前立著一家精神病院,收容許多自死的精神病患,荒廢以後就變成香港超猛鬼屋了。另一頭,返家的老人們整張臉毫無動靜,惜字如金,面色與他們的衫白成一片。
71 2 3 4 5 6 7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