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文學季
世界是野獸的

世界是野獸的

  • 作者:楊莉敏
  • 出版日期:2017/12/01
內容連載 頁數 1/9
看太陽的方式
 
1日食觀測
 
數學可以考四十五分,自然三十分,甚至是國語考五十分都無所謂,只要知道看太陽的時候不能直視就夠了,畢竟小學六年全部,我只知道了這個。
 
今天班上的人持續在看不見我。原因大概是前幾天我不聽圓圈裡中堅分子的話,堅持要把我的呼拉圈借給她不喜歡的女生玩,所以隔天,全班延續起百年不膩的優良校園傳統,開始大玩排擠遊戲,進入到集體潛意識催眠的狀態:完全看不見我,當然,分享我呼拉圈的女孩也加入了催眠遊戲,她擁有合群的美德,不可能不加入。於是,我好像喝了怪博士所調的特製藥水,不得不一天比一天透明,而我跟卡通的差別是,我不會擁有超能力或是飛在半空中的本領,只是單純地越來越淡而已,沒有別的。
 
伙食太好,秋天的麻雀都特別肥,肥肥的,看起來總是很開心,所以我喜歡看麻雀,反正不用講話,把我的全部小小生命拿來看麻雀正好。下午第一節上數學課,習作沒寫,黑板上算術不會算,課本空白,理所當然被叫到走廊上罰站,剛好又可以看麻雀在沙坑裡面洗身體,洗得一個洞一個洞,小小的,像是小型飛碟在打摩斯密碼,但是我只擁有缺角型不靈光腦袋,怎麼樣都不可能破解,打給我看也沒用。
 
沒多久,密碼都還沒打完,不知道為什麼學校開始騷動起來,班上的人也不知道怎麼回事都走出教室,紛紛三兩成群消失在視線裡。終於,老師最後一個步出教室,臉上堆著陌生至極的笑容說,日食要開始了,不上課了,叫我也趕快去操場上看日食。
 
我繼續站在走廊上,不想看日食,我只想看摩斯密碼,那是屬於圓圈群體的日食,不是我的。隔壁班的老師從教室走出來,走廊上只有我一個人。她問我怎麼不去看日食,我說:「那是很重要的事情嗎?」
 
「應該重要吧,日食是難得的天文現象,大家都想看。」接著,她把手上的底片剪成兩半,一半給我,帶我到樓與樓相交的死角處,這裡有遮蔭又可以看得到太陽。
 
「一定要像這樣,透過底片對著太陽看,絕對不可以直視太陽,不然會受傷。」
 
真的,圓圓的太陽有缺角。可是我比較喜歡圓圓的太陽,不喜歡缺角的太陽,不過還好,不久後太陽又恢復成圓圓的了。那個老師說應該要回去上課了,問我好不好看?「嗯,可是我比較喜歡圓圓的太陽。」
9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