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視原著小說展
內容連載 頁數 1/5
Harry Harootunian序 
「我們的現代性」/我們的歷史
陳春燕 譯
 
收錄在這本書中的論文呈現的是一段漫長歲月裡觸角廣泛的興趣─包括日本的文化史及思想史、與之相關的後設理論(meta-theory)難題及詮釋策略等。但這些文章同時也透露了對某一特定議題始終如一的執著。事實上,我是一直到著手進行(如今完成了)一項書寫計畫,試圖重建我父母逃離1915至1916年亞美尼亞滅族事件的過程,我才意外地透悟了我個人這一生的學思使命。我的父母很早便下定決心,絕口不向我和兩個姊姊提及當年經歷。手邊欠缺可供參考的檔案(例如父母和親戚之間的書信),當年照片也幾乎付之闕如,我能做的,僅止於回返一個我幾乎毫無所知的時代,將一些我並不認識的人的生命─他們在一個艱難時局裡的每日經歷─重組起來。身為歷史學家,我先前的研究以及我父母倖存經歷之間如果有任何連結(註1),便是提醒我去認清,我們都必須處理歷史與記憶、事件與經歷、世界歷史性(world historicality,通常濃縮於國家形式中)與日常生活之間的相遇,甚至是不時的衝突。在這樣的處理過程中,激發這個體會的,是歷史敘事與日常性之間難以忽視的距離:歷史敘事由世界歷史堂而皇之的事件性(eventfulness)所主導,在全球舞台上由民族國家予以實踐;而日常性(everydayness)則坐落於重複的例行事務中,幾無可資一書的大事,其節奏也難以融入國家形式。假使前者宣稱握有可靠的歷史知識,後者則構成了回憶與瞬間即逝之經驗的儲藏庫。兩者之間的距離,關乎不同的印象存留(retention)與認知模式,差異甚大。這一點,一言以蔽之,正如學者羅絲(Kristin Ross)所謂「被構思之事物」(the conceived)與「被經歷之事物」(the lived)之間的差別。
51 2 3 4 5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