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童自然生態展
記一忘三二

記一忘三二

  • 作者:李娟
  • 出版日期:2018/01/01
內容連載 頁數 1/5
台灣記
 
自從我媽從台灣旅遊回來,可嫌棄我們大陸了,一會兒嫌烏魯木齊太吵,一會兒又嫌紅墩鄉太髒。整天一幅「這日子簡直沒法過下去」的模樣。抱怨完畢,換下衣服,立刻投入清理牛圈打掃雞糞的勞動中,毫不含糊。
 
之後,足足有半年的時間,無論和誰聊天,她老人家總能在第三句或第四句話上成功地把話題引向台灣。
 
如果對方說:某店的某道菜不錯。
 
她立刻說:嗨!台灣的什麼什麼那才叫好吃呢!
 
接下來,從台灣小吃說到環島七日遊。
 
對方:好久沒下雨了。
 
她:台灣天天下雨!
 
接下來,從台灣的雨說到環島七日遊。
 
對方:這兩天感冒了。
 
她:我也不舒服,從台灣回來,累得躺了好幾天。
 
接下來,環島七日遊。
 
問題是她整天生活在紅墩鄉三大隊這樣的地方,整天打交道的都是本分的農民。人家一輩子頂多去過烏魯木齊,你卻和他談台灣,你什麼意思?
 
好在對方都是本分的農民,碰到我媽這號人,也只是淳樸地豔羨著。無論聽多少遍,都像第一次聽似地驚奇。
 
事情的起因是一場同學會。同學會果然沒什麼好事。畢業四十年,大家見了面,敘了情誼,照例開始攀比。我媽回家後情緒低落。說所有同學裡就數她最顯老,頭髮白得最凶。顯老也罷了,大家說話時還總插不進嘴。那些老傢伙們,一開口就是新馬泰,港澳台,最次也能聊到九寨溝。就她什麼地方也沒去過,虧她頭髮還最白。
 
她一回來就買了染髮劑,但還是安撫不了什麼。我便託旅行社的朋友,幫她報了個台灣環島遊的老年團。
 
總之事情就是這樣的:去年年底初冬的某一天,我媽拎了只編織袋穿了雙新鞋去了一趟台灣。這是她老人家這輩子第一次真正意義上的旅行。幾乎成為她整個人生的轉捩點。回來後,第一件事是掏出一枝香奈兒口紅扔給我。輕描淡寫道:「才兩百多塊錢,便宜吧?國內起碼三四百。」——在此之前,她老人家出門在外渴得半死也捨不得掏錢買瓶礦泉水,非要忍著回家喝涼開水。
 
那是最後的購物環節,大家都在免稅店血拼,我媽站在一邊等著,不明所以狀。有個老太太就說了:「你傻啊你?看這多便宜啊,在國內買,貴死你!」
 
可在我媽看來那些東西也不便宜,一個錢包八千塊。一枝眉筆五六百。
51 2 3 4 5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