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童自然生態展
內容連載 頁數 1/6
為什麼我會「放不下」?
 
你身邊有這樣的朋友嗎?
 
每次談話,他就像是一個黑色的水球,不管從哪個話題戳進去,都會有源源不絕的髒水汩汩流出──聊工作罵工作、聊感情罵感情、聊家庭時狠狠指責爸媽的不是,讓你頓時有種自己是汙水處理廠的錯覺。
 
樂樂身旁的朋友,對她八成也有這種印象。她先從最無關痛癢的工作開始說起,一開始數落同事是豬隊友,主管只會擺架子,又說這行已經是夕陽產業,訂單很難接,內部鬥爭得厲害。但是問她有沒有考慮轉行,她又摸摸鼻子,厭煩地說道:「再看看吧。」
 
罵完工作,她聊起自己的感情,原來前男友跟她已經分手兩年。但她談起這段往事時湧上的恨意,卻像兩個禮拜前才被甩。「那個垃圾根本是始亂終棄!」她惡狠狠地說:「他被我抓到劈腿自己的主管,天啊,那個歐巴桑大他二十歲耶!竟然還敢倒追我男友,真是太噁心了,賤貨、爛人!」
 
樂樂花了整整一個半小時,描述她和前男友的藕斷絲連的現況,而已經「扶正」的小三,則無所不用其極地阻止他們舊情復燃。前男友想玩兩面手法,一邊抓著新對象,一邊又不肯跟她斷乾淨。
 
我聽著她像隻虛弱的春蠶,源源不絕地吐著負能量的絲線,又被這些絲線捆得動彈不得,忍不住在她停歇片刻的時候打斷她:「好,如果以上這些問題,要先挑一個最重要的來解決,你會想先處理哪一個?」我問。
 
她愣了一下,似乎沒想過這個問題,接著才說道:「嗯……也許是前男友吧?」她口氣充滿了不確定:「其實我也曾經試著想放下,卻發現做不到。兩性文章我也看得很多,什麼『會留下的人你趕不走,會離開的人你留不住』、『真正的成熟,是懂得祝福分手』、『傷害背後,其實是生命給你的禮物』,道理我都懂,可是看完之後,大概只會好個五分鐘吧,一想起他們這對姦夫淫婦,我又跳回去鬼打牆了。」
 
她長長地嘆了口氣,像只洩了氣的皮球:「有時候我也被自己嚇一跳,只要一天沒有賭爛這對狗男女,好像心裡就覺得怪怪的。明明已經分手兩年了,我的人生卻卡在那一天,沒辦法再繼續前進了。」
 
她看著我,很絕望地問道:「你可不可以教我怎麼放下?」
 
「你知道嗎?其實恨一個人會成癮的。」我搖搖頭說道:「源頭不是你放不下,而是選擇用傷痛讓自己感覺活著。」
61 2 3 4 5 6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