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旅遊
一瞬二十

一瞬二十

內容連載 頁數 1/7
回顧二十年,除了對電影的熱愛與影迷的信賴,我們無所依恃
 
口述/黃建業(曾任台北電影節總策劃、副主席、評審組總策劃、諮詢委員、執行委員)
 
撰文/陳韋臻
 
起筆一個電影節的創始,除卻已被記載於史的影人、電影之外,更核心的意義,在於跨出電影本位,放置在整體電影文化中,帶出具有獨特觀點的視野。「觀點」來自對電影的熱愛,無論外界如何紛擾,無論有多少財雄勢大的影展,皆無所謂,即使小型影展,但自有觀點,即能使人尊敬,從而產生意義、持續發酵與作用。我先舉個例來說,是我在籌備台北電影節過程中遇見的一位電影人,他所保有對電影的熱愛,讓十多年前的我深受撼動又慚愧萬分。那一年,是台北電影節轉向城市影展的初始。
 
二○○二年,台北電影節首次規劃雙城專題,當時的影迷對於歐洲電影大師已經不算陌生,但少涉足東歐電影,我與當時策展人聞天祥決定以巴黎和布拉格雙城作為主題。然而,我們不可能單單瞭解電影,卻不試著瞭解電影文化;如同我如何能夠跳過布拉格之春,來看布拉格電影?為了理解歷史背景,我們一同拜會捷克國家電影資料館館長Vladimír Opěla,一個老電影人,年紀很大、很可愛,是膠卷修復的專家,他特別為我們梳理、增補手上的片單,也派出電影資料館的主任來臺演講,甚至伊利•曼佐(Jiří Menzel)、薇拉•齊蒂洛娃(Věra Chytilová)也是他建議邀請的。最令人感動的是,訪問隔日,一大清早我們才走至下榻飯店櫃檯,一大落的電影對白本已經送達。當時,我忍不住對聞老師說,我們電影資料館整個場館,至今都做不來這件事。他們不見得是多有錢的一個單位,但光談對電影的態度,就讓我們慚愧至極。
 
那一年我們很幸運,伊利•曼佐擁有無比魅力,臺灣記者連他穿白襪子都要報導,許多記者非常愛他;薇拉•齊蒂洛娃這位布拉格之春的電影老祖母,《天堂禁戀》(Ban from Paradise)極度前衛,上百人全裸的有老有少在銀幕上,健康又帶有身體政治性的呈現,這樣一位生命力旺盛的女創作者親自來臺,引起媒體關注與讚嘆。當年,影視記者與電影人尚且保有革命同志感,他們熱愛電影,透過這些電影過自己的癮也開眼界,樂衷於報導電影節,而報社編輯也認同此重要性。那個時代啊!
 
回頭,我們談談再二十年前的影展熱潮。
71 2 3 4 5 6 7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