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植物展
內容連載 頁數 1/7
青田Y字路
 
就在五郎回家的時候,紡所乘坐的市營公車正要越過縣界。
 
在家裡沖過澡才出門的紡,頭髮還微溼未乾,她翻動擺在膝上的單字本,口中唸唸有詞的背誦著英文單字。
 
「下一站,橘綜合醫院。」
 
傳來即將到站的廣播聲,紡按下下車鈴。剛才很擁擠的車內,不知何時只剩她一人。
 
紡的父親住進這家醫院。雖是一般的盲腸炎,但因為引發腹膜炎的併發症,上星期緊急進行腹腔鏡手術。
 
橘綜合醫院是這一帶規模最大的醫院,可能是因為座落在視野遼闊的田園裡,看起來就像一家大型工廠。
 
紡下車後,穿過明亮的醫院大廳,走向三樓的病房。
 
父親住的是六人房,每一張病床都有病患。不過父親說這裡不管白天還是晚上,每個病床的隔簾都緊閉著,幾乎不知道同一間病房裡住的是怎樣的人。
 
紡朝敞開的病房敲了敲門,走進病房。她走在病房裡,宛如來到一處隔簾形成的迷宮,悄悄打開父親所在的右側中間隔簾。
 
父親似乎是看著書睡著了,文庫本就擱在胸前。
 
「爸」紡出聲叫喚。
 
「嗯?哦……妳來啦。謝謝。」
 
父親以還沒睡醒的聲音向她道謝。
 
紡走進隔簾內,取出椅子坐下。
 
「媽媽說,公司部門的人送了慰問禮到家裡,要你打電話跟真鍋先生道謝。」
 
「什麼時候送來的?」
 
「今天。是哈密瓜之類的。」
 
這時從隔壁床傳來壓低聲音的爭吵。紡一時間以為是自己說話太大聲的緣故,急忙摀住嘴巴,但爭吵仍持續未停,與紡他們無關,接著聲音愈來愈大。
 
「妳為什麼沒付錢?」
 
「我沒錢。」
 
「所以我不是叫妳只要先付上個月的住院費就行了嗎?」
 
「沒辦法。」
 
「要是我跟警方告密,妳和豪士就完蛋了。這妳知道嗎?」
 
「你在胡說些什麼啊。我不懂你的意思。」
 
「我的意思是,你兒子是個殺人兇手。」
 
「等等!小聲一點!……我要回去了。」
 
雖然是壓低聲音說話,卻清楚傳進隔壁病床。紡他們皺起眉頭,那表情就像在說「又開始了」。
 
每次紡來探病,隔壁的夫婦就會吵架,但是聽父親說,就算是紡不在時,他們也常因某個原因爭吵,但那位妻子卻又幾乎每天來探病。
 
紡不認識那名住院的男子,但知道他的太太是誰。紡國中時,很流行在附近神社舉辦的古董市集攤位上賣仿冒名牌的錢包,不過這名婦人當時是在一輛白色廂形車裡賣這些仿冒品。
71 2 3 4 5 6 7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