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4
前言
 
親愛的,請不要再那麼努力了

 
從事諮商和溝通教育多年,一直以來我都在幫助人們,修復關係在心中留下來的傷痕。無論是協助當事人覺察自己的表達方式、提升社交溝通能力、回溯童年的成長經驗、宣洩內在的情緒能量,抑或是正向詮釋生命經驗等,不管哪一種學派法門,背後都有一個潛在的假設是:
 
當事人之所以會遭遇關係難題,必定是因為他的內在欠缺某能技巧,或尚未跨越某種情結,以至於他無法和眼前的人創造好的互動與連結。只要能夠找到並補上這個關鍵點,問題就會消失。也就是說,他必須透過自身的努力,以克服當前的困境。
 
這樣的說法,非常受大眾歡迎,畢竟這整個社會訴求一種自立自強的態度,期待每個人都能承擔責任,做自己生命的英雄。只要惡魔沒被打倒,就是自己能力不足,要不斷的修煉等級、加強配備,只要不放棄,最後一定可以打怪成功。
 
但真的是這樣嗎?這世上所有的難題都一定有解藥嗎?
 
我曾經遇到一位非常的優秀女性,她為了改善母女關係,投資了許多時間和金錢上了不少課程。認識她的人都覺得她善體人意,很懂得為人著想,沒有什麼事情是她協調不來的。但她心中一直有個遺憾是,無法好好跟母親和平共處,每回母女相見總是劍拔弩張,母親一直數落她的不是。她不斷的調整自己,以符合母親的期待,卻總是徒勞無功。
 
我們花了不少的時間討論,都找不到改善關係的癥結點。某次,在一個沮喪的嘆息聲後,我很直接的問她:「撇開母親不談,妳的生命還有什麼讓妳覺得不足的嗎?」她第一時間愣住,吸了一大口氣後說:「如果我沒有這個母親,我應該會覺得自己是一個很幸福的人。我已經擁有想得到的一切了。」
 
接著,我又再問她:「這麼長時間以來,妳一直很想修復母女關係,但妳有想過,妳的母親是否有和妳同樣的意願嗎?尋求一個和諧關愛的家庭,真的是她在乎的嗎?」
 
她睜大眼睛看著我,彷彿我說的是外星語。沉默了好一段時間後,才幽幽開口:「我從沒想過,我一直以為媽媽都應該是愛孩子的。但你說得對,或許她並不渴望親近,沒有我的生活,她並不可憐。她有自己的興趣和重心,我的介入反而是一種干擾。是我強迫她登台,和我演一齣美滿家庭的大戲,卻還怪她演得不到位。」
41 2 3 4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