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植物展
內容連載 頁數 2/2

「我回去會和你們連絡,我們還是好朋友。」
 
「走了就走了,緣滅了,像火苗熄了。」玫瑰哀怨地說。
 
緣滅了,真的像火苗熄了嗎?
 
我們四個人談來談去,不僅沒有交集,也沒有結果。
 
夢蝶像一隻蝴蝶飛來了。
 
「你們四個人,做什麼?」
 
「小王子要逃亡了。」夏天不打自招。
 
「好呀!」夢蝶竟然連句挽留話都沒有,我有些傷心。
 
「小王子,走之前要和佛陀說拜拜。你去穿海青,我在佛堂等你。」
 
我不知夢蝶在賣什麼關子,但從認識她第一天開始,她給我很安心的感覺。
 
黑色的海青,我討厭它牽牽絆絆的,讓我的手腳不靈活。
 
把羅漢鞋脫下,到了佛堂,夢蝶已經在那禮拜。
 
到佛學院的短短幾天,我最喜歡看夢蝶拜佛。
 
她雖然身軀渺小,但拜下去,彷彿整個宇宙都在她的腳下,那麼地雍容華貴。
 
我們坐在佛堂的角落,輕聲的談話。
 
「你討厭海青對你的牽絆,可知海青不是讓你跌倒的。海青是取大海的浩瀚深廣,穿上它,你成為海上的水波,前浪後浪飄逸灑脫,自在無礙。那色澤之青出於藍,鼓勵我們時時策進,不甘於凡俗。」
 
「小王子,你不是想飛嗎?這件海青就是你夢的衣裳。」
 
「這是我夢的衣裳?」
 
「別逃了,逃去哪裡?還不是逃不了一場生、老、病、死。」
 
「我,我,唉!」
 
我的逃亡計畫在夢蝶的溫柔攻勢下,化為泡影。
 
「小王子,我們打球去。」
 
玫瑰、夏天、甲蟲、ET、新新雀躍地喊我。
 
「小聲點,別讓血腥瑪莉學長聽見,大呼小叫去向老師告狀,說我們這些新生沒規矩。」
 
「打球去!」
 
黃昏的夕陽灑了我們滿身,藍色衣裙和遠方的海景相互輝映。
 
「逃不了一場生、老、病、死。」
 
夢蝶的話像一顆丟在我心海的石子,十點安板後靜坐時,她的聲音像海濤環繞著我,揮都揮不去。
 
2上一頁 1 2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