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9
BL漫畫展
惡俗小說

惡俗小說

  • 作者:羅士庭
  • 出版日期:2018/11/26
內容連載 頁數 3/4

我點開檔案,如果說笑是種慢性自殺,那錄音檔裡頭的吃吃竊笑聲無疑像是某個前一晚吃壞肚子的三流小提琴手拉出的安魂曲前奏。小蕙第七次皺著眉頭起身,走進茶水間的陰影中,啪答啪答,外頭下起了大雨。錄音第八號,一個四處尋找愛情的少年變成了驢子,最後愛上了胡蘿蔔的故事。這是個爛笑話,但我還是笑了。只要看著小蕙的剪影,我就會忍不住笑出聲來,不知道是因為某種制約反應,還是我自己體質敏感。
 
小知識(收錄於國二下健康教育):絕大多數的人沒有辦法搔自己癢,聰明的你知道為什麼嗎?因為啊,我們的腦袋裡頭有個模擬自體反應的系統,在搔自己癢時,系統預先模擬了即將到來的搔癢感,從而發出訊號抵銷了強烈的笑意。
 
對於職業逗自己笑的人來說,這知識真令人消沉。
 
小實驗:試著搔自己癢試試看。接著再和鄰座的同學互相搔癢。觀察並記錄結果。
 
有時我會想,如果能把小蕙偷渡進教科書裡就好了,有了小蕙大家都能心情愉快。但事情可沒那麼簡單。
 
請問要怎麼把長頸鹿放進冰箱裡呢?
 
第一步,把冰箱打開。第二步,把長頸鹿放進去。第三步,關上冰箱。
 
排容定理,高二下數學課程,大考命題率一顆星。這個笑話還有後續:
 
請問要怎麼把大象放進冰箱呢?
 
第一步,把冰箱打開。第二步,把長頸鹿拿出來。第三步,把大象放進去。第四步,關上冰箱。
 
許多學生經常忘記把長頸鹿拿出來,即使我們打上了星號,又換了五種科學證明能有效引起注意的色號,依然有人忘記。我想這是因為他們青春期的冰箱裡早就塞滿其他的東西,動輒得咎,所以既拿不出長頸鹿,也放不下大象。言歸正傳,我沒辦法把小蕙放進教科書,是因為我沒辦法把既存於教科書裡頭的小蕙拿出來,當然也放不進真正的、好笑到不行的小蕙。版權頁上的美術編輯小蕙就像是豌豆公主──床下的豌豆。
 
我打開休憩區的冰箱門,茫然頹坐,想像躺在床上的豌豆,和躲在床墊下的公主。寬闊的床面就像片無邊寂寞的,只停了台孤伶伶小車的停車場。掉了鑰匙的公主無法離開,在午夜倒數的同時躲著哭花了她的妝。我張開大口試著笑出聲來,壓縮機猛地轟隆運作,掩蓋住我的笑聲。
4上一頁 1 2 3 4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