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內容連載 頁數 1/4
放心,我會照顧妳
 
週末,陽光普照,氣溫怡人,上天賜給我們一個美好的假期,擊破我前兩天難熬日子的壞心情,連續生了病,苦不堪言的病情真讓人吃不消。
 
生病時,我總能深刻體會班雅明(Walter Benjamin)寫過的那一段話:
 
每次一開始生病我就又學到,那倒楣的病是以多麼穩健的節奏,多麼小心翼翼而且手段高明的侵入我體內,它從不願招搖過市。
 
─摘自《柏林童年》「發高燒」篇
 
整個星期臉色都標示著感冒中,病毒果真高明的入侵我的身體許久。兩個孩子的抵抗力比我強盛,毋須擔心她們會從我這招惹病毒。原以為吃了藥,過了兩三天就應該要健康起來,孰知卻突然來個大昏眩,連續吐了幾回,我連自己如何接孩子放學都不知道。
 
放學後,左右姐妹一如往常,興奮的訴說著校園故事,我則是有氣無氣的答腔幾句,校園劇情始終沒有進入我腦內。半小時過後,她們開始坐在書桌前寫功課,我則窩在床上進入一種暈船的狀態,那個暈船有如前往菊島旅行中,遇上大風大浪的乘船狀態,啊!真是顛簸得令人不舒服。
 
「難受」就像是難以丟棄的民生用品,困住了我,難以脫手。我窩在床上,頭撇向側邊,淚水從臉龐順滑下來,正準備拿著面紙擦拭自己不爭氣的淚水時,yoyo 從我房裡的洗手間走了出來,她緩緩的靠近媽媽,驚訝的發現媽媽在落淚,雖擔憂被她看見自己不勇敢,但心裡頭卻急需個靠山讓我依賴,先生上課中,不能撥打電話向他撒嬌,那眼前的yoyo 可以是我的靠山嗎?
 
yoyo 不慌不亂,態度從容,散發出細膩的感性。她摸摸我的頭,再摸摸我的臉頰,拭去媽媽軟弱的淚水,那穩重的動作有如往昔我對著生病的她一樣,而我才體驗到那是一種多麼讓人安心的舉動。
 
「怎麼了?很不舒服嗎?不要哭,要勇敢喔,不然我會擔心喔。」yoyo 成熟的安撫我,無助的我則像個孩子哭倒在她的懷裡。
 
「我好不舒服喔!怎麼這麼暈?媽媽好想吐啊!」
 
「乖乖,放心,我會照顧妳。」yoyo 把我從前說的話一句一句的吸收進去,再一句一句的運用出來,這句話如此的甘甜,安慰著虛弱的人啊。
 
然後我就像是往昔生病的她們一樣,放聲大哭。
41 2 3 4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