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文學季
’’揭穿假新聞’’教戰守則

’’揭穿假新聞’’教戰守則

  • 作者:
  • 出版日期:2018/12/01
內容連載 頁數 1/4
引言

什麼是“假新聞”?我們可以對它採取什麼行動?取決於你問誰。假新聞被視為資訊戰爭的大躍進 ; 新興的嘲諷式獲利型態 ; 鼓動全世界“另類右派”和其它以數位為媒介的草根型政治動員的引擎動力 ; 呼籲新自由派“真理 (Ministry of Truth)”的黨派之戰;組織我們數位社會的線上平台的無用副產品 ; 或是金絲雀的叫聲,標示既有機構和知識生產流程共識的崩潰,預示政治和公共生活中嶄新的“後真相”時代的來臨。

根據一些評論家的說法,假新聞只不過是新瓶裝舊酒而已,類似錯誤訊息現象的存在至少和印刷機及其他促成其流通的通訊技術一樣長久。其他人則認為,新的線上平台加速且 “增壓(supercharge)”了假新聞的流通,從而帶來了迄今為止前所未見的挑戰和動態。有些人甚至聲稱,“假新聞”一詞應該完全予以避免,因為它太過模糊,政治上過於危險; 與過去的虛假資訊形式沒有區別; 帶有將事實視為與現實直接對應的過度簡化的概念,同時該詞忽略了此現象最重要也最危險的特徵描述並不在於其欺騙性,而是它的“可蔓延性(spreadability)”

一般而言,對克服假新聞現象,所建議的回應包括新媒體素養,教育和事實查核倡議; 新的法律,政策和對未能移除違規內容的科技公司的罰款; 以及諸多新創公司和技術修復 - 從認證內容到自動化事實查核計畫。

橫跨這些不同類型的反應,觀察人士同意“假新聞”一詞具有欺騙性,而且這些具有疑問的虛構並不能直接了當地被定義。當我們“跟隨行動者”,並保留這些原已成為公眾關注議題活動的主要名稱,藉以凸顯促使我們進行此一實證調查的爭議,我們認知到聚集在“假新聞” 標籤下的虛構故事呈現出許多不同的色調。這不應被用來證明調查這種現象是徒勞的。相反地:他們的不同色調正是我們調查的關鍵之處,同時接受沒有容易的方式可以區別所有案例中的“虛假”和“非虛假”,反而為我們開創了有意思的研究機會。正因為它的形式和內容被設計來模仿主流媒體的形式和內容-也正因為它在類似的迴路中行進-假新聞為我們的研究提供了適當時機,這些研究不僅包括虛假性的策略和形式,更廣泛地涵蓋媒體的政治性和組成以及數位時代的資訊環境。
41 2 3 4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