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書展
夏獵

夏獵

  • 作者:夏烈
  • 出版日期:2019/07/22
內容連載 頁數 1/8
1
 
景紅入殮那一天,思清也來了。似乎是儀式進行到一半時,她的身影才模糊的出現。又好像――景鴻有那種感覺――她早就來了,只是混在人堆裏,他沒看見,但是他感覺得到。景鴻隔著層層人群望著,思清穿了一身淺灰色的套裝,白襯衣,細黑條的女用領帶在灰白兩淺色中特別突出。襯衫是絲質有點兒發亮的那種,他隔得老遠,看不到也猜得到,絕不便宜,上好的歐洲舶來品,一流的剪裁。
 
她現在裝扮得像個大公司的高級女主管――而實際上她也是。
 
廳裏的冷氣不夠強,該加冷媒了?還是本來冷氣機的噸數就不足?景紅的遺體會不會在這幾小時裏發臭?他從小就喜歡這個文靜的小妹妹,幽柔得像條小細尾魚,在清靜的魚缸裏悠緩的游呀游,游得慢,就怕撞上魚缸,傷了那條細軟的脊骨。景紅的名字唸法和他一樣,這多少年來朋友都分不清楚誰是誰――母親取的名字?父親當時曾抗議說以後會不方便。當然,這種抗議是不會有什麼結果的。
 
然而,母親為什麼要把兩個孩子的名字取得一樣呢?她的疏忽?她的固執?現在景紅死了,另一個景鴻卻還存在,難道是冥冥中有一種力量導引母親有這種先見之明?還是,她天生就缺少文字感和藝術感,隨口報了個名字上去?
 
景鳳在大門口伸著手來回移動,張羅著什麼。景鳳比他只小十一個半月,長得虎背熊腰,說起話來每個字清清楚楚,中氣十足,外八字走路,每天從早忙到晚從來也不說累,張牙舞爪的像隻鬥雞,隨時準備打拚。以前念初中時,他還想過,要是把她空投到大寨或青海勞改營去改造兩年,可能對她有好處。
 
景鳳的男人塊頭大,長得豬頭豬腦,精力充沛絕不遜於她。這兩個人是天作之合,結婚四年連下三個男孩。那男的後來單身跑到美國去闖天下,洋文說不了幾句,但是不到兩年就由跑堂變成老闆。景鳳在臺中的房子已經賣定,白事辦完後不久就要回臺中簽約,然後帶三個令人生厭的小東西去美利堅合眾國,投奔她那個豬頭豬腦的丈夫。
 
許多人都說景鳳和母親是一個模子壓出來的,母親是大號,景鳳青出於藍,是特大號。
 
就是父親不一樣,但是老人這一生也只是臺電的技術工人。中風後退下來時連領班都沒做到。
81 2 3 4 5 6 7 8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