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旅遊
內容連載 頁數 1/8
第一篇 親愛的,我完成了世界六大馬拉松!
 
我們因夢想而偉大;因夢想太多而頭大。

 
除非時間具有返回功能,否則我完全不可能意識到自己會與「42.195公里」結下不解之緣,當然就更不可能預料到,自己會在二○一七年底掛上世界六大馬拉松串連起來的「蜜糖波堤」。
 
二○一七回顧我的六大馬系列,像極了電玩中的闖關歷程。從二○一三年八月到二○一七年十一月共五十一個月,從剛開始的懵懂無知到後來的井然有序,從最初的手忙腳亂到最後的身經百戰,經歷了六次世界級備戰,以及過程中各式各樣的訓練洗禮,準備比賽的標準作業流程 (S.O.P.)都已成形。一路走來,有冷冽、有感動、有痠痛、有驚嚇、有挫折、有沮喪、有狂野,馬拉松之神總是出奇不意地在各個階段給我最富挑戰的試煉。但關關難過關關過,我依然期待每回的出賽,而心裡卻愈趨平靜。
       
我的六大馬之最,馬馬醉人。
 
★「最美」:二○一四年東京馬,是我的初馬,大約早上十一點途經淺草附近,天空飄下皚皚白雪。
 
★「最痠」:二○一六年波士頓馬,在比賽前一天共走了20,819步,全體參賽團員腳痠到叫不敢。
 
★「最嚇」:二○一六年柏林馬,比賽前一天參加完博覽會後,自己不慎拔除參賽身分識別手環,比賽當天一度被拒絕進入賽場。
 
★「最餓」:二○一七年倫敦馬,早餐攝取不足,賽前餓到跟外國跑者要東西果腹。
 
★「最驚」:二○一七年芝加哥馬,比賽前四天被太座傳染感冒,實在是前所未有的經驗,立即啟動緊急應變機制。
 
★「最抖」:二○一七年紐約馬,我的六大馬最後一馬,不但天氣溼冷,也是路程最坎坷的一馬。
 
●說說看,為什麼要跑世界六大馬?
 
「為什麼要跑世界六大馬拉松?」
 
回答這個問題之前,還得先談談我為什麼開始跑馬拉松?
 
「跑馬」這件事,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起因或哲學,合理的、荒謬的、動人的、愚蠢的,畢竟面對這種折磨人的歷程,一位身心還算正常的跑者,無論如何都會找出一些能夠合理化或催眠自己的理由。
 
我的慢跑之路自然也是如此。
81 2 3 4 5 6 7 8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