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學季X聯經出版
內容連載 頁數 1/3
一開口就暴雷的話題,深藏每個家庭
 
「妳滾!」他大吼,「自私的女人!」
 
「妳給我滾!」他臉上肌肉扭動著,像受了傷似的,對我大吼作勢對我揮拳,「那是我哥!我不幫誰幫!誰幫啊!」
 
只要一提起這個話題,我先生就會突然咆哮,打破寂靜。
 
他的手握成拳頭,搥向桌面,水杯「匡噹!」一聲彈起來,筷子紛紛摔在地上。我臉頰發燙,攥起了拳頭,咬住了下脣,把手指戳進掌心。
 
這是我們不能說的祕密,這是我們不能提的過去;這是我和先生,最難、最深、最掙扎的課題。
 
十六年前,我跟男朋友決定結婚。我們雙方父母都沒儲蓄。婚宴、喜餅、金飾、喜帖……都靠自己。
 
那些年,我們還算努力,工作五、六年,存了一百六十萬元的結婚基金。
 
結婚前,他突然告訴我,哥哥欠了兩百萬元的卡債,他要一肩扛起。乍聽那個消息,像在我的喉嚨裡,插了塊玻璃。
 
假如幫忙還債,就會掏空家底。這是一場災難,也是抉擇的危機。我反對再反對,堅持再堅持,但最終,還是賠上存款,掏空積蓄。
 
婚前,先生把哥哥的卡債,轉成自己的信貸;婚後,他一面還父母的房貸,一面還哥哥的卡債;我們婚後的財務壓力,陡然昇高,煎熬無比。
 
背家人的債務,讓我們的信任感,消磨殆盡。
 
那些年,我跑來跑去,四處兼職;他努力工作,加班加薪……我們花更長的時間賺錢,也花更長的時間埋怨。
 
我常問他:「為什麼你要幫家人還錢?」
 
他總回答:「只有我可以幫忙,我不幫就沒人可以幫了!」
 
那些年的委屈,誤解,在我們之間,逐漸積聚、逐漸蔓延,這段過去,終於成為我們的地雷,只要一點火星,就炸得轟轟烈烈,流沫四濺。
 
我們從沒想過,除了長相、身高、特徵之外,還有什麼,來自父母?
 
長大之後,我們一方面,自認跟父母不一樣;但另一方面,又察覺跟父母的「想法」、「觀念」,有著深深地聯繫。
 
當我們越去探究,越覺得好奇。
 
父母鑄造了我們的「硬體」,同時,也灌注了我們的「軟體」;我們遺傳了父母的身體,也同時繼承了父母「回應」、「思考」、「解決」問題的「模式」。
31 2 3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