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小說大展
內容連載 頁數 1/5
第一章  溝通結果不盡人意
 
儘管現代醫學有各式精密的診斷工具,
醫師與病人之間的對話,仍是主要的診斷工具。
 
星期四夜晚,天色昏黑,我一隻腳已踏出門診部的門,診間電話卻鈴鈴響起。是奧馬杜先生。他說:「我身體不舒服,歐芙莉醫師,我要你幫我看病。」
 
太陽已下山,門診部也要關了,我早就鎖好檔案櫃,電腦關機。奧馬杜先生說:「我要你現在幫我看病。」他聲音裡明顯不耐,連濃濃的西非口音也遮掩不住。
 
我認識奧馬杜先生才幾個月,大概接了他五十通電話。老是有事困擾著他,有單子要填,有處方要重領,反正他一丟球,我馬上就要接。他一直都是沒約診就出現,以為我隨時都空著等他來。
 
奧馬杜先生才四十三歲的年紀,但他心臟有嚴重毛病。第一次看診時,他拿來匹茲堡心臟科醫師給的文件,像一本大部頭書,詳述了他的心臟如何嚴重異常,需要裝設心律調節器、心臟去顫器,還需要在加護病房住幾天。
 
所以他星期四晚上打來,我可不敢掉以輕心。儘管他的語調急躁,儘管我對他的耐心已耗竭,仍詢問症狀,確認是不是鬱血性心衰竭或心律不整之類的,是的話就得立刻送急診。
 
不過,他沒有特異性症狀,只是隱約覺得身體不舒服。我星期五沒門診,但他心臟異常,要他等到星期一,我放不下心。
 
我回道:「明天請來看診,直接到緊急照護部。」我解釋說我明天不上班,但是我的同事會替他看診。
 
星期一早上,我接到奧馬杜先生的語音留言,他的聲音忿忿不平。「我星期五有來,但你沒有在,我就回家了。我要你幫我看病!」我錘打著膝蓋,垂頭喪氣。不是他不懂我說的,就是他冥頑不靈。
 
接下來三天,是一連串互相漏接的電話。我留言給他說,如果他覺得很不舒服,應該要直接到緊急照護部,如果他覺得不太嚴重,我們可以替他安排一般門診。他卻一直留同樣的留言:「歐芙莉醫師,我要你幫我看病。」似乎沒聽到我留給他的任何訊息,每次我回電,只轉接到他的語音信箱。
 
星期四中午,我正好向上午最後一名病人道完再見,還在想著我可能有個五分鐘吃午餐,奧馬杜先生硬是闖入我的視線。我們留言留來留去,至今已過了一星期。他又高又瘦長,穿著寬鬆的粉藍色運動服,焦急向我打了個手勢,大喊:「歐芙莉醫師,我要你幫我看病。很重要的事。」
51 2 3 4 5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