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文創作展
這裡的電亮那裡的光

這裡的電亮那裡的光

  • 作者:田品回
  • 出版日期:2020/11/30
內容連載 頁數 1/1
〈我前進的力量就是我逃離的力量〉
 
我前進的力量就是我逃離的力量
我不知道要去哪裡
 
湊滿我奔跑的路徑
便能循線找到一個圓心
像是散射的光芒
像是小孩畫的太陽
我立志不要困在中心
那裡沒有光也沒有熱
 
我讓自己穿戴整齊
跳進隨便一個領域
越沉浸就越忘記
越沉浸就越耀眼
不要騙我人生有什麼意義
 
我不用在眼前吊掛胡蘿蔔
騙自己跳著向前行
 
我背著一塊磁鐵
和我的背同極
相斥的力量推著我前進
我逃離的力量就是我前進的力量
 
〈循著尿騷走回家〉
 
氣味確實像超自然的信物
轉瞬帶我回到十三年前打破香水的浮誇房間
那時剛讀完小說《香水》 嘗試用鼻子重新認識變態世界
聞芒果 嗅汗水
品嘗專屬熱帶的甜膩
傳遞隱祕的配偶設定
企圖理解人類漠視也無法抹滅的生物性
 
今天在布宜諾斯艾利斯街頭迷路,憶起關於氣味的想像
翻看地圖的我,徒勞 
像狗夾尾巴阻擋費洛蒙從肛門散逸
我忘了 該循著尿騷走回家
 
〈而我還沒決定要當一隻獵鷹還是一碗酥油茶〉
 
1
而我還沒決定要當一隻獵鷹還是一碗酥油茶
猶豫成為
酥油茶在冬夜裡的暖
或那把鋒利的獵鷹眼光
 
2
幼鷹和小孩馴養彼此 直到成為獵鷹與養鷹人
直到無法分離
直到理解飛翔不是本能而是武器
攫回的兔子是服從也是主動付出
獵鷹帶著眼罩坐在後車廂內 搭主人的車回家
 
3
男主人招待的茶 女人家泡
抱著嬰兒的媽媽竟也戴著鷹的眼罩
 
4
我只想跌進酥油茶的濃軟
倒不想學鷹飛翔
寧可在你眼裡豢養一隻鷹來獵捕我
 
〈同行〉
 
關係的開始就是傷害的開始 無可避免
啟程和返途可以在同一條路上 
騎著同一頭灰驢也許只有一個人摔下
馬奶不斷攪打 就會油水分離
就算一起在奶油上做愛
未必都能高潮 有人可以先到
就像有人可以先走
 
開始已然是重複
11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