開學季X聯經出版
內容連載 頁數 3/4

兒童心理師黃雅萱怎麼說

這是台灣唯二的太空堡壘磨石子滑梯,夠高的遊戲平台,四面八方的滑梯道,可以讓第一次來的我們檢視自己對孩子遊戲的焦慮度,親子間可以先觀察環境、告知支援方式、進行約定,讓彼此的焦慮降低些。公園腹地極大,孩子可以自由選擇要騎車、溜直排輪、玩飛盤、球類、遊戲場、奔跑、撿拾各種植物或在園區內操控紅綠燈,可以讓比較需要空間、不喜歡人潮過多的孩子能依照自己狀況有不同的選擇。

孩子王檔案

林亞玫是還我特色公園行動聯盟的發起人,也是特公盟內部公認最有戲的孩子王,她喜歡和孩子打成一片,觀察孩子的遊戲行為,更以陪孩子完成遊戲挑戰為樂。

談起當時參與改造青年公園的心路歷程,林亞玫說:「我後來回想,在那之前我就曾經經歷五座磨石子滑梯被拆除,當時不以為意,總想著那就玩別的就好,直到他們拆除到我和孩子一起長大的溜滑梯。」

特公盟當時動員所有人力清查台北市的公園,發現竟然只有30座鞦韆。「那時我們才發現,台北市整個城市有32萬個兒童,其實只有30組鞦韆,1萬個孩子卻只分配到一座鞦韆。難怪要每個孩子離開鞦韆都要用拔的,甚至哭聲不絕於耳。我們只要求孩子盪20下換人,卻沒有想到他覺得好玩的只剩下鞦韆,他的遊戲需求沒有被滿足。」

「為什麼國外的遊戲場可以是三公尺高的攀爬架,而我們只有滑梯而且不會超過二公尺,甚至比孩子的身高還矮?」林亞玫不停地思索這些問題,而經過抗議力保下來的「太空堡壘」,也成了台灣改造遊戲場的契機。「我們決定站出來,因為我們很清楚,再不阻止這個情況,我們失去的不只是滑梯,而是遊戲空間,或是一整個遊戲童年。」

「剛開始我們用比較激烈的抗議方式,但公部門接觸多了後發現,他們不是不願意做,而是真的不了解親子的需求,不知道什麼叫『好的遊戲場』。」林亞玫回憶說,「當時我們只想阻止拆除磨石子滑梯,但後來調查越多公園的情況,就發現事情不對勁,怎麼從北到南,全台灣的公共遊戲場只剩下紅、藍、黃的塑膠模組遊具,全台灣都在複製貼上,這一定有什麼結構性的問題存在。」

於是,特公盟改採合作的方式,替公部門設身處地思考可能的困難一起解決,例如公務員擔心法規的問題,大家就朝能符合安全法規又好玩的設計方向思考;承辦人員最煩惱里長反對,就找在地的里民們出來跟里長直接溝通;公園改建缺錢,媽媽們就向地方議員陳情,請議員幫忙爭取預算。
4上一頁 1 2 3 4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