動植物展
內容連載 頁數 1/5
藏身 陳列
 
◎收錄於二○一三年八月《躊躇之歌》,印刻出版。
 
1
 
我在獄中就聽說過許多「出去的人」謀生過程裡遭遇的種種挫折辛酸和屈辱的事。一個根本的處境是,公家機構禁絕錄用,而好不容易受僱於私人的公司或店家之後,由於情治單位的不時侵門關照,老闆怕惹禍,往往也很快就會將你辭退。所以我出獄後回家,原本是打算就此留在鄉下種田的。這會很辛苦,我當然知道,但我想,至少,田地和農作物都不會說話,不會移動,當然也不會疑問、監視和跟蹤你,更不可能相互牽累,能絕對地放心相處和信賴;至於作物栽培管理之類更深入的情事,則可以很快學習。我想,就當作形勢所逼下的一種自我放逐或封閉,然後靠著一己的勞力,應該也可以勉強餬口自足地活著的吧,並因而或許還可以多少保有一些尊嚴、平靜、自在,保有一些美質。
 
或者,就像那些稻子、番薯或野草,在天空下,固定在一個偶然而命定的地方,沉默單調地過短暫的一生。
 
根據從小就曾幫忙種作的經驗,我當時以為,農民生活的艱難窘困,他們日日的辛勤勞苦之所以沒有相應的酬報,除了一些長期刻意壓榨欺負這些底層人們的政策之外,主要在於產銷失衡的問題。我因此去縣城的圖書館借了許多這方面的文獻和期刊,諸如:
 
《臺灣省農業年報》
《臺灣糧食統計要覽》
《臺灣農產品生產成本調查報告》
《臺灣省政府農林廳工作報告》
《臺灣主要蔬菜運銷成本分析》
《農業經濟半年刊》
《臺灣農業季刊》
《臺灣土地金融季刊》
《臺灣省物價統計月報》
《中華民國進出口貿易統計月報》
《雜糧與畜產月刊》
《豐年周刊》
《中國農村復興聯合委員會叢刊》
《農業經濟論文專集》
51 2 3 4 5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