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小說大展
馬背上的舞步:非洲奇緣

馬背上的舞步:非洲奇緣

  • 作者:洪玉芬
  • 出版日期:2021/04/22
內容連載 頁數 2/4

他們,大揹小,小牽幼,赤足貼著黃泥土,嬉戲玩耍,彷彿這裡是一座遺世獨立的海角世界。小男孩,衣衫襤褸,頭頂一圓盤,花生塑膠袋包成小包,尖攏堆疊如小山丘,逢人兜售。我緩緩靠近,蹲下,與他同高度,輕輕地拿起花生,無聲的嘴型問他一包多少錢,打開錢包,他羞怯得噤言。朋友遠遠看到走來,一連串我聽不懂的豪薩語,付了錢,解惑似的對我說,他把花生全買了,且付錢超過其價值,要我放心。

無意中闖入這陌生的社會,我似乎扮演著觀光客,內心卻莫名如熱水翻滾。

朋友說,這個部落,無水無電,人們多世居務農。「很多人終其一生,不曾踏出這裡一步。」他喜歡釣魚,初次來有如陶淵明溯河循桃花源,那是很久以前了,後來成為他的假日休閒之地。他是第一位闖入這個封閉世界的白人,那時外人的足跡,微乎其微。首次來,人人目不轉睛地盯著他看,有如觀賞稀有動物。   

河流兩岸,咫尺之近,靠舢舨船舶渡河,是部落生活的縮影。

不遠處,舢舨噠噠聲靠近,河水因雨季變得黃濁、暴漲,下船來的人群,莫不小心翼翼。瘦弱的小女孩,肩上荷著乾柴枝,稚氣的臉龐,讀不到屬於孩童的輕盈與歡笑,唯身上花布衫的色彩,是沉重沙洲的一抹亮點。瘦骨嶙峋的莊稼漢,一襲白袍飄飄,手持皮鞭,傍著牛羊群,緩緩走過,黃昏來臨。

風,樹梢間輕輕的吹,像一首無言的歌。雲彩,高空上靜靜地注視。泥土地,紅塵滾滾,人間的悲喜劇,上演著。

回程路上,朋友為我補習這部落的歷史與生活背景。

這個地區有三大農作物:玉米,黍,小米。可惜沒有灌溉系統,道地的看天田,雨水若下得少,農作物枯乾,收成少了,秋穫短缺,生活便拮据。

豪薩族是西非的其中一個最大族群,分布地方多,影響甚廣。奈及利亞北部、尼日南部、查德湖沿岸、喀麥隆北部、加納北部以及西非其它各國,都有為數不少的豪薩人。約八世紀起,豪薩人在現今尼日利亞北部建立多個城邦。至十九世紀,豪薩族經歷了數百年移民和征服的歷史發展,故它源於不同民族的融合,發展至有共同語言和共同宗教的族群。
4上一頁 1 2 3 4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