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配合防疫政策各項服務暨國內出貨資訊調整詳情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假日書店
君子學:後全球化時代的希望工程

君子學:後全球化時代的希望工程

  • 作者:周慶華
  • 出版日期:2021/05/11
內容連載 頁數 1/4
第一章 君子作為方法
 
第一節 方法界義
 
方法,如果不依理論的可任意設說而從實踐的結果角度來看,它已具有本體論和認識論上的意涵,而為可分辨的一種學問的標記(出了這個範圍,它要違常從新賦義或重立準據,也可以放行,只是得另起論域)。
 
一般所謂本體論中的「本體」,是指終極的存在,也就是表示事物內部根本屬性、質的規定性和本源,而跟依感覺所呈現形式為我們所認識的「現象」相對(Walter M. Brugger編著,1989:63;王岳川,1994:7)。而就人來說,能夠有效的迎接因應世上的事物,自然在範限上就可以將它當作人的一種本質;這種本質,體現為經驗面是有所顯示解決或處理問題(偶爾還會兼及器物利用)的程序或手段的(張家銘,1987:115;何秀煌,1988a:25;林品章,2008:14~17)。因此,方法在不顯嚴格或強力自覺的後設性上,它就是人的生活方式(所有的應世策略都帶有方法性);以致方法也得在這個層次上認可它的本體性意涵,從此跟大家所熟知的認識性意涵有所區隔。
 
此外,方法的本體性會從「直覺反應」的體現中轉為具認識價值的「後設察覺」異能,這是人的理智所獨顯的(其他動物就沒有這種後設思辨能力)。由於方法有從本體論過渡到認識論的轉趨深化現象,所以它的可談性也就隨著升高,終而得以此一面向來定調(這並不否定方法原有較素樸的本體論意涵,卻會更重視方法昇華後較複雜的認識論意涵)。
 
也因為方法已從本體論上的意涵演變到認識論上的意涵,當中所見觀念的轉折本身自有相關因素在促成,致使還能藉機再發揮讓它更強後設性格的邊際效益。所謂「讓它更強後設性格」,是指方法既然升進到了認識論的層次,那麼它的被擇用就得有更多的察覺在裏面,才能足夠成立方法論的知識。而這在我個人所發掘的,約略有權力欲望的發用、意識形態的介入、文化理想的支持和科際整合的趨向等幾大變項在制約著方法的產出及其實踐流程(而不可能有一般人所想當然耳的中性客觀義)(周慶華,2004a;2007a;2011a)。
41 2 3 4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