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閱讀日
內容連載 頁數 1/6
第一章    吃菜單

行銷伎倆如何矇騙我們的舌頭

想像一下,你是某個烹飪節目的評審,眼前有五盤看起來很美味的肝醬(pâté),每盤都有精心裝飾,而且搭配進口餅乾,看起來都很讚,你逐一品嚐了每一盤。接著,主持人給你下面的任務:「找出那五盤肝醬中,哪一盤是狗食。」

這不是烹飪節目,而是真人實事。二〇〇九年,一項研究就是這樣測試受試者,研究標題很直截了當:〈人能區分肝醬與狗食嗎?〉。其中四盤是人類的食物,包括昂貴的頂級鵝肝醬。其中一盤是罐頭狗糧,經過食物處理機攪拌,讓它的外觀與黏稠度跟肝醬一樣。每盤肉的色調略有不同,但除此之外,外觀是相同的。結果呢?沒有人能分辨哪一盤是狗食。

如果媽媽遞給你一罐狗糧,對你說:「吃吧,這個味道跟鵝肝醬差不多,但價格遠低於鵝肝醬。」你會納悶她是不是瘋了。但是,有人把狗糧塑造成肝醬時,你的舌頭根本分不出來。這裡值得強調一點,那項研究的參試者試圖區分哪盤是狗食,但吃不出來。你可以想像,今天要是換成是一家餐廳,裡面都是毫無戒心的客人,你再怎樣惡搞,也不會有人發現!

懷疑者可能會說,你也許可以騙外行人相信狗食是肝醬,但騙不倒真正的美食家。好!區分狗食與肝醬的實驗確實還沒在美食專家的身上做過,但有人曾對葡萄酒做過類似的實驗。

侍酒師可說是辨識葡萄酒的專家,他們經過多年的閱讀、品酒、飲食和測試(即正規的葡萄酒教育),才獲得正式認證,所以味覺特別靈敏。喝一口,就能分辨是什麼酒、使用什麼葡萄品種、來自哪個國家及製作的年份。

波爾多大學(University of Bordeaux)的弗雷德里克.布羅謝(Frederic Brochet)做了一個調皮的實驗,結果顯示即使是味覺過人的侍酒師,也很容易誤判。他提供兩種不同的葡萄酒給侍酒師,一種是紅酒,另一種是白酒,並請他們評論。侍酒師不知道的是,那杯紅酒和那杯白酒其實完全一樣,只是其中一杯為白酒添加紅色食用色素。結果,侍酒師不僅覺得兩杯酒嚐起來完全不同,還認為那杯「紅色」的酒含有紅酒的成分。侍酒師品嚐白酒後,表示酒裡有「蜂蜜」與「柑橘」的味道;品嚐紅酒後,則說那杯酒有「覆盆子」與「紅木」的味道,明明舌頭嚐到的是一樣的酒。所以,吃狗食的參試者也不必太難過,反正專家也被騙了。
61 2 3 4 5 6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