讀書日
內容連載 頁數 1/8
第4章

芝諾的箭袋(時間之流)

幾乎每個孩子都是天生的哲學家,孩子們會問的問題,是職業哲學家們窮盡一生思考的題目。夏日午後的紐約布朗克斯,我如果不是在玩棒球、手球或紙牌遊戲,就是和我的一群小小朋友們在某人家的前廊上爭辯討論著各種問題,像是如果米奇.曼托(Mickey Mantle)沒出生,洋基隊會變成什麼樣子?或是最大的數字是多少?又或是世界上最小的東西是什麼?我們雖然沒有討論時間,卻時常在前廊討論最小的東西。我們會輪流把物質拆成原子,再把原子拆成電子,然後一定有人會不耐煩地說,「對啦,對啦,是電子,然後再拿電子來拆,你難道不知道一定會有比它還小的東西嗎?我的意思是,它一定是某個東西做的呀!」對十歲的孩子來說,很難想像有什麼東西不能被分割成更小的東西。全世界的孩子都會思考這樣的問題,而那是大人的哲學,討論那些往往已有理所當然答案的問題。我們當然沒有討論空間的量子理論,該理論中普朗克長度(Planck length)被認為是宇宙中具意義的最短長度(小於5.3×10-35英尺),若想測量比這長度更小的物理尺寸,都會遇到完全的不確定性和非量子有效性的問題。

時間幾乎一直都是哲學的中心課題,同為中心課題的還有時間是否獨立存在於我們對時間的思考之外,以及除了現在這一刻,時間是否存在。現在是那一到來便逝去的瞬間,那言語無法表達、在理論上將過去和未來分開的那精準的一點,但這個點只存在於心智之中,於是唯一真正能思考這一點的實際方法,便是放鬆那一點的精準度,也就是想像一個時間段,用概念騙自己,虛構出一個稍長一點的時刻。
81 2 3 4 5 6 7 8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