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文學季
電影的口音:賈樟柯談賈樟柯

電影的口音:賈樟柯談賈樟柯

  • 作者:白睿文
  • 出版日期:2021/12/13
內容連載 頁數 1/9
〈光影故鄉〉(節選)
 
您的電影中有很多非職業演員,能不能談一下非職業演員會對電影帶來什麼好處?跟他們合作又給您帶來什麼樣的困難?
 
我從拍短片開始就全部用非職業演員,這是我在美學上的興趣,因為我非常想拍到人的最自然最真實的狀態,如果我用受過訓練的演員,他們受過長時間的語言訓練、形體訓練,他們的語言方法、形體方法,很難融入我的紀實方法裡。一個有過形體訓練的演員走在汾陽街上,會很難跟這個環境融合在一起。我用非職業演員的優勢在於,他們說話的方式、形體的運動,都非常自然。
 
另一方面我覺得非職業演員對我的劇本有很強的理解力,因為他們都生長在同樣現實的環境中,他們很相信我劇本中描述的狀態,都很理解這些人物以及他們的世界。比如《小武》、《站台》裡的很多演員長時間就生活在這種地方。我們在一條街上拍了一些戲,這些人在這條街上已經來來往往了二三十年了,所以他們非常自然,非常自信,非常有歸屬感,職業演員是很難與之相比的。
 
此外,他們也給我很多靈感,特別是語言上的靈感。我劇本的對白都是很粗糙的,只是表達一個意思,其餘都是由演員用自己的話表達該有的感情。舉一個例子,《站台》裡趙濤演的角色有一場戲是跟鐘萍在床前抽菸。拍攝前我跟她說:「你剛從街上過來,進來之後就跟她談張鈞去了廣州的事。」結果她一推門進來,就說:「我看到外面在遊街。」就是犯人在卡車上,在街上讓人家看,這在1980年代初的汾陽很常見。哇!她一說這個,我就非常激動,因為她也是在那兒長大的,這是她真正看到的事情,所以她有這樣的生活經驗,有這樣的街道經驗,於是她就有這樣的想像。這樣即興的創作給我的電影補充了很多東西,讓我的作品非常鮮活。如果換成職業演員,可能就沒有這樣的想像,她不知道那個年代汾陽街上會發生這種事情。我覺得這些細節都讓《站台》增加了很多的色彩。
9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