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文學季
內容連載 頁數 1/4
低買高賣,套利賺價差
 
專門學校畢業後,我沒有找工作上班,而是成了全職投資人。
 
然而,起初幾年的投資表現不怎麼樣,大盤行情也差,我有時賺、有時賠,整體資產並沒有明顯增加。
 
這段時期,我都是靠「套利」糊口,也就是針對利率或價格,賺取「價差」或「利差」。
 
一般投資人對「套利」的認知,是不論大盤漲跌,都能靈活運用各種交易手法,追求獲利的一種避險方式。仔細想想,其實我從小學開始就已經在操作套利。
 
小學時,我很喜歡玩紅白機,經常買賣遊戲卡帶,當時同學有很多不同的卡帶,彼此會拿到學校來互借,但因為太常發生有借無還等問題,學校還下令要求同學們在卡帶上寫名字。
 
我家境不好,所以家裡幾乎不曾幫我買過任何卡帶,而我手邊的錢,絕大部分都拿去定存,也不曾想過要把定存的錢拿去買卡帶。
 
我想,即便要買卡帶,也要靠自己另外賺錢去買。於是我想到用賺取套利的方式。
 
當時紅白機在社會上引爆流行風潮,市面上的二手紅白機商店也如雨後春筍般出現。我逛了幾家二手店,發現同一款卡帶,有的店家賣3,000日元(約新台幣750元),有的店家才賣2,500日元(約新台幣625元)。於是我就在售價低的店家買卡帶,再拿到願意以高價錢收購的店家去賣,從中賺取差額。
 
小學四年級的暑假,我騎著腳踏車,跑了二十多家二手紅白機商店,掌握各店的收購價與售價,成功在一天之內,就賺到14,000日元(約新台幣3,500元)的價差。對一個小學四年級的孩子而言,這可是一筆大錢,這也成了我迄今難忘的成功經驗。
 
專門學校畢業後,直到我真正成為獨當一面的全職投資人前,我就是運用小學時的這個經驗,拚命用套利賺錢。
 
當時紅白機的熱潮早已退燒,所以我操作的商品,便改成了零食裡的食玩贈品,或是卡牌遊戲裡的稀有卡牌等。
 
我跑遍跳蚤市場等銷售據點,找出有望以高價賣出的商品,以低價採購後,再賣給願意出高價買下的蒐藏家。
 
此外,由於大環境不景氣,民眾都想省荷包,因此轉賣票券的商店也開始流行起來。票券在不同區域也會有價差,所以我就在便宜的地方買,拿到能賣出高價的地區,轉賣給當地的店家。
 
後來,我有幸學會價值投資,才順利累積資產。然而,回首過去,我發現所謂的價值投資,其實就像是在股市裡,執行我從小學以來就一直在操作的套利方式。
41 2 3 4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