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檢定書展
內容連載 頁數 1/8
不斷剷平的自己 巫建和(節錄)

好一陣子,巫建和想離開台北:「像我本來就沒有什麼演員朋友,大概就劉冠廷、姚淳耀,可能我們都是外縣市來台北工作的,就會一起吃飯聊天。」他說如果生活還要聊演戲的事,你不覺得很無趣嗎?
 
彷彿跟世界慢熟,或者刻意調整與他者密合的角度。
 
「那時候我會一直很想要回去。」巫建和的父親看懂兒子隨遇而安,篤定他要是一回去,就再也不會演戲了。大學畢業那年,他去面試張榮吉的《共犯》,遇到了 casting 錢小琍,「我會留下來,是因為她,她現在已經離開了。當時我本來被安排演《共犯》裡壞學生那個角色,我就問她:『我能不能演被霸凌的那個角色?』」
 
於是開演前,錢小琍與他慢慢磨,去建立巫建和拿下這個角色的合理性、磨出黃立淮的深沉與陰黯。「當時她跟我說,你一定要繼續演下去,那個對我影響很大。」
 
這也是他選擇繼續做演員的理由。
 
「我現在演戲,會一直想為什麼我現在人在這裡?不斷反推自己,我以前就是一個很平凡的學生,只是喜歡看書看電影,後來練散打,然後我去演戲,而我現在坐在這裡被訪問,是什麼機緣把我推來這裡?」
 
他自問自答:「遇到對的人吧。我一開始拍戲,都是遇到一些不是用制式化表演的人,許肇任導演、呂蒔媛編劇,建立我的觀念:表演就是要玩,要做不一樣的。如果說我有叛逆,應該都在表演上。」
 
他的第一部戲同樣遇到了在《陽光普照》中飾演媽媽角色的柯淑勤:「你只要看她們戲演得那麼好,在現場是這麼戰戰兢兢,也不可能用手機⋯⋯你沒有理由會覺得自己可以鬆懈,你一定要全力以赴,更專注,把事情做得更好,就是這種累積,把我推到這裡。」
 
《陽光普照》裡,巫建和飾演因為犯錯進入少年輔育院的阿和,面對他宣稱只有一個兒子的爸爸、成績優異零缺點的哥哥、總在中間穿針引線的媽媽,阿和有么子的驕縱與骨氣;看著與自己糾纏的兄弟菜頭,又有怯懦與戰戰兢兢。整部電影都在談「把握時間,掌握方向」、陽光與陰影相生,巫建和寡欲如常:「勝負都是別人定的,阿和只是把日子過下去。」
81 2 3 4 5 6 7 8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