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服公告:反詐騙!提醒您「不碰ATM、網銀,不說信用卡資料」詳情

  • 電子票券
  • 每日簽到
  • 今日66折
  • 天天BUY
假日書店
內容連載 頁數 1/3
什麼是大逃離?大逃離讓我能夠寫下這本書,並且讓你能夠閱讀這本書。如果我們忙著耕田,或不認識字,或者來不及長大就死去,我們就不可能這麼做了。大逃離轉變了人類生活的景況,讓許多人變得比我們的祖先更富有、更健康與接受更多的教育。
 
時至今日,逃離疾病、無知、壓迫與匱乏,依然是世界大部分地區努力推動的工作,然而這種逃離並非來自緩慢、漸進與線性式的改善。絕大多數的逃離都代表著與過去習慣和生活經驗的徹底斷裂,往往在短短幾個世代以內就改變全世界。
 
經濟史家大衛.藍迪斯(David Landes)曾說過一句令人難忘的話來形容:「相較於自己的曾孫輩,一七五○年英國人的物質生活反而更近似於凱撒時代服役於羅馬軍團的士兵。」
 
經濟成長與社會發展對我們造成什麼影響?最根本的影響是使我們變得更長壽。從十八世紀晚期至今,全球人均產出成長了十五倍,全球出生時平均預期壽命則增加了一倍以上(從三十歲增加到七十歲),可見壽命與經濟表現呈正向關係。我們不僅活得更久,也活得更好。全世界貧窮普遍減少:每天靠著約兩美元維生的人口比例從兩百年前的超過九成,減少到今日的一成左右。與貧窮緊緊相隨的營養不良,一九四五年時仍糾纏著世界一半的人口,如今十個人當中僅有一人會受其影響。
 
從西方開始,成年男子的身高在十八世紀晚期到二十世紀晚期間增加了五英寸(編按:約十二點七公分)。整體而言,西方人「比我們的祖先更高、更重、更健康也更長壽。我們如今擁有更健壯的身體,更不容易在早年染上疾病,也更不容易衰老」。而同樣的,這個趨勢也是全球性的。
 
全球識字率從兩百年前每八個成年人只有一個人識字,到今日的每七個成年人有六個人識字。自由成為主流:生活在偏向民主而非偏向專制國家的人口比例,從一八○○年的百分之一左右,爆炸性成長到今日的三分之二。如果把完全專制定為負十分,完全民主定為正十分,那麼全球絕大多數政治體的平均分數將從一八○○年的負七分,提高為今日的正四分。這些轉變都讓我們明顯變得更加幸福,國內生產毛額與幸福感之間的連結也變得更加廣泛。
31 2 3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