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小說大展
摩洛哥流謫

摩洛哥流謫

內容連載 頁數 1/5
終章

我在畫冊上細細玩味馬諦斯的兩張油畫。

第一張油畫,是他在一九一二年春、四十三歲時第一次到丹吉爾,從法蘭西別墅大飯店(Grand Hotel Villa de France)住房窗口眺望的風景。第二張油畫是畫家回到巴黎後,不到一年又迫不及待地回到丹吉爾,畫下了同一個窗口的景色。

題為「窗外的景色」(Window at Tangier)的第一張油畫,以一扇打開的玻璃窗窗框作為畫框,樹林與全白的建築、坡道上走著的兩頭驢子和白衣的摩洛哥人,在濃烈的藍色和姿態的垂直性基調中描繪而成。窗前有兩只小花瓶,右邊那只的暖色花朵尤其令人印象深刻。

油畫的正中央是英國教會,背後是舊城,右方是丹吉爾港最前方的堤防和塔樓;左方依約可見的城堡則是當時的蘇丹宮殿(Dar al Makhzen)。

第二張畫作「丹吉爾的窗外」(Open window at Tangier)則有了顯著的變化。憂鬱深沉的色調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以柔和的黃色為中心的朦朧景致──不,也許更準確描述的話,莫不如說是個別的建築和樹林、天上的浮雲都已經無法識別、還元成了純粹的色彩,只彷彿一道煙沿著水平軸飄過。英國教會消失了,只留下遠方延展成一片的蘇丹宮殿和舊城區。不僅如此,第一張油畫裡猶認真勾勒出的窗框和蕾絲窗簾也消失不見,只有近前方的幾只花瓶提示出窗子的存在,然而插在瓶中的花塗成了藍色,以某種與窗外的色彩相連的形態登場。如果不作說明,恐怕沒人相信這兩張畫是在同一處空間、同一個視角下繪出的風景。雖然不太符合法文的規則,但我忍不住想把這幅畫的題名「Fenêtre ouverte à Tanger」譯為「開向丹吉爾的窗」。
51 2 3 4 5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