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檢定書展
內容連載 頁數 1/2
第 3 章│一定要先從美國著手
(摘錄)
 
除了內部意見外,當時我還有一個想法:外交政策要能執行,既不能缺乏宏觀思想,也不能不具備對於世界和地區形勢的完整認識。

要應對這個需求就必須擁有「新思維」。但是外交政策——是份一分一秒都不能間斷的細緻工作。對我個人而言,作為蘇共中央總書記,這項日常工作始於與契爾年科國葬時與國家領導人的會晤。而這已是三年多來的第三場葬禮。但所有人還是趕來—— 美國副總統布希與國務卿舒茲連袂(我們日後確認許多從對立到合作的項目);而我與柴契爾夫人相識於造訪英國的一九八四年,還有法國總統密特朗,西德總理柯爾……與他們討論的時間雖然匆促,但絕非流於簽署備忘錄的形式主義。

至少,我希望他們能感覺到我方在排除國際關係僵局上的態度。只是,最值得注意的,也許是與華沙公約組織成員國的領袖會晤。我告訴他們:
 
我打算用蘇共中央總書記的身分在此聲明,我們十分信任各位,今後不會再提出監督與指揮你們的要求。

諸位所提出的政策,由國家利益角度出發,需要對貴國人民和政黨負起全部責任。至於貴我雙方的共同利益,我們即將安排會晤,擬定好路線並開始採取行動。
 
其實,這算是直接公開宣布「布里茲涅夫主義」終結。

在我看來,與會者都能領會這有別於總書記常態性的例行聲明。儘管有人要求我們干預他國內政,我們卻一次也不曾動搖。即便是西奧賽古這樣努力為獨立自主而奮鬥的人,也立即質疑,提出「一定要捍衛社會主義」的要求。我想,大家都能明白這位羅馬尼亞領袖所指為何── 就是要求動武。
我們致力於結合社會主義與民主自由,從而改變社會主義的形象,使「改革重組」得以發展。過去曾認為這種想法不可能被接受,也不可能被認同,因此必須改以其他辦法行事。而在這次會晤中,我們將確定在未來的日子裡,與各個社會主義國家的關係。
 
此外,我們也排列好優先順序:停止軍備競賽,尤其是核武方面;與西方各國關係正常化、在合理的期間從阿富汗撤軍、尋求調解地區衝突、結束與中國的對立。我們一致認為,這些改變,一定要先從美國著手。美國是超級強權,以及西方世界的領頭羊,假使美國不點頭,任何改變東西方關係的嘗試都是徒勞無功。
21 2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