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文學季
內容連載 頁數 1/8
摘文1:切斷疾病退路的知識(節錄)
 
理解這個疾病最重要的就是「病識感」。雖然病識感可以簡單解釋為「病人對自身所患疾病的認識」,不過實際情況卻更加複雜,因為它與精神疾病中可以掌握和分析的「行為」,相去甚遠。要說掌握和分析,也是以特定座標(自我認識)為基礎,再加上全方位的觀察才得以成立。但在患有精神疾病的情況下,患者腳下所踩的並非踏實的土地,而是一張不知下一秒會飛往何方的魔法飛毯。往往很長一段時間過後,我們才意識到先前的狀態,也許還會因此貶低起現在所擁有的各種可能性,不是過分誇大未來,就是乾脆對未來無動於衷,總之有各式各樣的反應。有的疾病讓人停滯不前,放任時光流逝;有的則好像把時間按下了暫停鍵,但人還在不停往前奔跑的感覺,總的來說都是一片混亂。擁有病識感,就表示你還擁有自我的時間(即使你跟別人生活在不同的時區)。重症精神病患最常反映的症狀之一,就是他們經常感到時間不夠、時間停止或時間太多。
 
無論你屬於其中哪一方,與疾病共度時光的自己是什麼樣的狀態,在當下都無法得知,唯有事過境遷後的「現在」才能加以說明。這樣的循環可能反覆出現,不過請別擔心,因為將這些失敗的經驗集合起來,就會成為獲得病識感的養分。深刻體會病情嚴重時的感受,用經驗來理解這一切,然後承認它。精神疾病為你開啟了一個一般人絕對不曾知道、也沒機會知道的世界,你會埋怨它,也會學著去分析它。你用各種方式解釋它,甚至特意學習了外語,用「啊啊喔喔」的聲音呼喊,想盡了所有辦法,對一切毫無隱瞞,可那句話卻始終無法浮出水面。你遲遲找不到適當的表達方式,於是開始自殘、胡亂喊叫、打碎東西、無端折磨他人、也折磨幫助自己的人,不過最飽受折磨的終究是自己,在所屬組織和群體之間飄蕩,發送著SOS的求救訊號。時間這樣一點一滴累積,病識感從中悄然而生。
 
無病者不能明白擁有病識感之人的痛苦,病識感並不是單純地承認「我有病」而已。病識感是指承認自己有病,會建立管理疾病的模式,並知道自己在生病的狀態下,自身行為可能對自己或他人造成傷害。因此,只知道「我有病」卻沒有病識感的A,與擁有病識感的B,即使兩人同樣躁症發作,其思維和行動也會有所不同。
81 2 3 4 5 6 7 8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