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五社聯合書展
內容連載 頁數 2/3

長時間在辦公室裡並且要在重大新聞突發時隨時待命,是我長久以來的工作型態,加上孟買是個狹長的半島,我們四年中的兩個住處都在孟買的最南端,因此除非你想與孟買交通奮戰六個小時出城去,否則活動的範圍就局限在南孟買的家、辦公室和板球俱樂部之間。
 
作為路透社南亞總編輯,除了新聞採訪、管理記者,我還必須與業務部門密切合作,甚至面對客戶,並且在對內對外決策過程中,維護編輯部門的利益。在孟買工作的最後一年,想到即將要把印度職場的一切拋在腦後,我總是不自主嘴角上揚,並且很確定日後對此我絕對不會有一絲一毫的懷念。
 
搬到印度之後我很快就開始搖頭晃腦,畢竟每個和我說話的人都是如此,很難不被傳染。而抵達孟買一陣子後我才明白,印度著名的搖頭晃腦在不同的場合,搖晃的程度、頻率和角度,有各式各樣的意義,其中的奧妙只能意會難以形容。⋯⋯
 
恐怖份子來了
 
那天是十一月二十六日,印度最盛大的節日排燈節過後不久,街上還殘餘著歡樂氣氛,大約晚上九點,窗外忽然一聲巨響。
 
菲爾皺起眉頭走到陽台:「怎麼回事?」我關上電視倒了杯水:「肯定是貧民窟裡瓦斯桶爆炸,要不就是排燈節沒放完的鞭炮。」菲爾進屋拿起遙控器轉到新聞台,一邊拿起電話打給攝影記者,他們的消息通常最靈通。我翻了翻白眼:「睡覺了!」
 
此時電視螢幕下方的跑馬燈打出南孟買克拉巴大道(Colaba Causeway)上,孟買年輕人和外國觀光客最愛的利奧波德咖啡館(Leopold Cafe)外發生槍擊,電話那頭的記者正在前往克拉巴大道的路上。我心想可能是販毒的黑道集團搶地盤,菲爾已經更衣準備出門,克拉巴大道離我們住的杜佳瑪塔不過十來分鐘腳程。
 
我繼續看電視,漸漸發現情況不對了。先是咖啡館外的槍擊,接著孟買的維多利亞火車總站也出現持槍者盲目掃射無辜的民眾。我連忙打電話:「你在哪裡?你知道火車站出事了嗎?」電話那頭是前所未有的緊張口吻:「我沒事,我現在正往泰姬瑪哈旅館去,那裡也出事了。」
 
平日熙來攘往的南孟買忽然詭異地安靜了下來,也許是大家已經看了電視報導,沒人在街上閒逛全都回家了。菲爾在黑暗中慢慢前進,一方面擔心跑步惹怒流浪狗,更重要的是不知道持槍者是不是躲在暗處,看見有人狂奔也許要開槍。⋯⋯
3上一頁 1 2 3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