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文創作展
內容連載 頁數 1/7
第六章 養花人的夢
 
一九六七年的夏天,新中國建立十八年後,新疆的戈壁灘邊緣的營地中已是一片混亂。十多個連隊的職工匯集到營部,組織一次更大規模的聲討大會。此類群眾聚會,名義上是捍衛毛澤東思想和意志,以公開形式對敵人進行聲討和批判,實質上是煽動群眾對立面,實施野蠻的羞辱和肢體傷害。這種瘋狂的群毆式的鬥爭方式,始於北京的萬人聲討的風暴,很快就彌漫開來,全國盲目的群眾像是乾柴遇到烈火一樣地遍地燃燒。
 
在這樣的日子,父親被迫徒步前往十里外的營部,在那裡他與各路「牛鬼蛇神」匯合,在聲討會場的台前站成一行,面對著成千上萬的義憤填膺的群眾。一些時候,聲討的同時也會宣布對部分「反革命分子」的判決,一些人被直接拉去刑場,在不同年齡層的群眾圍觀下被處決,一切都只是展現了革命具有殘忍的魅力。大會結束後,人群意猶未盡,在皎潔的月光下,他們唱著革命歌曲,一腳淺一腳深地走回他們的連隊。
 
文革初期的既定目標是要「破除四舊」,以毛澤東的思想取代舊思想、舊文化、舊風俗、舊習慣。新的政權建立後,數十次的政治運動愈演愈烈,而這次的「文化大革命」更是「史無前例」的事兒,聲稱要觸及每個人的靈魂。聲討大會只是父親和同類命運者遭受的無數屈辱的開始。
 
隨著形勢發展,對父親懲治也不斷升級。一九六七年年底,連隊裡的造反派為加強遊街示眾的快感,為父親專製了頂「高帽子」,樣子像京戲中的官帽,帽子的兩側各有一隻搖晃的「耳朵」。只是帽子的尺寸太大,走起路來會搖晃,甚至從頭上掉下來。遊街時他不得不用雙手扶著帽子以防止滑落,這個動作增加了他「低頭認罪」的難度,身後押著他的紅衛兵(年輕學生的使命是與毛澤東思想的敵人作戰)會不住地用手中的紅纓槍敲打他的脊背,迫使他彎下腰。
71 2 3 4 5 6 7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