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檢定書展
《城邦與帝國:兩種文明的選擇》

《城邦與帝國:兩種文明的選擇》

  • 作者:韓非
  • 出版日期:2022/08/01
內容連載 頁數 1/6
自由意志、決定論與歷史
2014年6月25
 
「政治乃眾人之事」,眾人之良窳不是就決定政治之良窳?
 
有人格的國民,才會有人格的國家,聽上辦事,無獨立意志的奴才,創造不了一個偉大的國度。
 
有些動物的中樞神經系統,在牠們出生後三個月就已完全定型,不會再有發展。有個動物學家把一隻剛出生的鶴完全和外界隔離,只和他一起生活三個月。從此,牠就認牠和人類是同類。
 
相對於這些動物的人類似乎是高明多了,但到底高明多少?很值得我們深究。
 
亞里斯多德認為人是政治的動物,我們就以政治意識和信仰作為標竿,來探討人類到底有多高明?
 
政治思想家歐威爾(George Orwell)曾寫過:「人的政治信仰是當我們於襁褓時,被母親帶入教堂(以西方人為例)的那一刻就決定了。」歐威爾對於人的政治原性是相當悲觀,不會比三個月的動物高明多少,很早年歲就被決定了。早被決定是不是事實?這是很重要的課題,西方傳統有決定論和自由意志之爭,前面歐威爾之言,算是決定論之一種。這個課題為什麼重要呢?因為孩子上了教堂而被決定後,孩子長大成人,是不是需負因政治意識所引發行為的道德責任?
 
這裡我們不作有關自由意志和決定論的哲學討論,這些討論會牽扯上本體論或知識論。我們甚至可以激進地認為哲學的問題僅是語言的問題,只要作語言的分析即可,如同計算機的編譯法(Compiler)。自然語言再深也深不過數學的「數論」。
 
我們可從純淨的哲學轉移到庸俗的社會政治面,我們就以老套馬克思主義當做決定論的範例來討論。馬克思的歷史決定論認為經濟物質的條件可以決定歷史,因此歷史發展是可以預測的。
 
但是物質經濟的條件是會因生產工具的突破、創新而改變,而工具的創新是基於知識的創新,知識的創新是不可能預測的,因此歷史是不可能預測的──沒有所謂歷史決定論。
 
七十年代的半導體製作技術發展所提供積體電路的平臺,造就今日網際網路的新世界,七十年代前,誰能預測到這個?新世界還在演化中,誰能預測更新的新世界是何種面貌?簡單半導體技術就會有這樣衝擊,何況更複雜的有關生命的分子生物學?
61 2 3 4 5 6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