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檢定書展
內容連載 頁數 1/6
第四章    網路:黨如何學習愛上網路
 
「舊有的古磚和補添的新磚。兩種東西聯為一氣造成了城壁,將人們包圍。何時才不給長城添新磚呢?這偉大而可詛咒的長城!」──魯迅,一九二五年
 
賦予無權力者權力是所有新媒體的承諾。網路最早的時候也充滿夢想,但它們對現狀也是威脅。美國前總統柯林頓曾開玩笑說,中國的網路審查跟「把布丁釘在牆上」一樣,沒有成功的希望。當時是二〇〇〇年,在中國有人偷聽到他的預言,便馬上在網路蓋了一座新的長城,又名防火長城,看來只要在牆縫上釘幾根釘子,布丁就能牢牢地掛著。
 
自由的先知不氣餒,二〇一三年十一月谷哥前執行長史密特(Eric Schmidt)對審查(兔子)和網民(刺蝟)賽跑的見解,現在聽來無可救藥的樂觀:「他們先封鎖你,接著滲透你,但最後你贏了。」當時他預言,網路監控將在十年內失敗。同一年,網路之父柏納斯—李(Tim Berners-Lee)說:「柏林圍牆倒了,雖然我不認為中國防火長城會倒,但我相信它會自動打開。」一塊接著一塊,一頁接著一頁,他說:「推動網路完全開放的動力就是比較強大……國家的經濟也會跟著提升。」
 
突尼西亞的推特起義、埃及的臉書革命以及透過YouTube傳遞的烏克蘭廣場革命等事件接連發生,有一段時間,網路樂觀主義者愈來愈有自信。然後是香港,先是二〇一四年夏天,二〇一九年又一次,民眾、主要是年輕人佔領街頭,利用即時通訊軟體Firechat、Telegram和香港LIHKG討論區來組織和聯繫。這些機靈的學生可選擇的APP很多,並藉此自發性地組織起來,讓歐洲還在看報紙的讀者感到敬畏,並學到全新的反抗字彙。就新聞報導的角度來看,科技的基礎設施也是自由抗爭的一部分。
61 2 3 4 5 6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