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小說大展
內容連載 頁數 3/9

陳慧瑛 可以這麼說,就是我們會一起行動,不太會分開;到國中開始要會自己去上學,就沒有再這樣。
 
范琪斐 妳有沒有問過他,為什麼不給妳們鑰匙?
 
陳慧瑛 我小時候應該有,但是結論應該還是一樣。就是他大概就會說:「這樣子不好,這樣不對,這樣會害死全家」什麼的,就是有人在看、有人在監視、然後有人在竊聽之類的,他就還是會這樣說。其實搞不好有啦!搞不好真的在我七、八歲之前搞不好真的有,因為那時候就還沒結束嘛!其實監控還是持續了一段時間,但是我那時候,就一直沒有理解這是什麼意思,所以我就只是,被我放在一種聽不懂他在講什麼的那個感覺。可能吧,可能是這樣。對,他給我釋放一種訊息就是外面很危險,反正就是很危險,就是不要問,就是很危險這樣。
 
范琪斐 所以妳們哪裡都不能去?
 
陳慧瑛 對對對。啊,我們也不能去畢業旅行也不能去,也不能去校外教學,都不行。
 
范琪斐 那到國中,妳現在比較大啦,那偶爾如果說出去跟同學玩晚一點可以嗎?
 
陳慧瑛 會被罵。
 
范琪斐 事先跟他講也不行嗎?
 
陳慧瑛 不行,事先就會更慘了。因為他就不會……就會跟你吵架。
 
范琪斐 他的理由是什麼?
 
陳慧瑛 他沒有很認真地在講一些理由,或是特別講什麼理由,但我可以看出他非常害怕。他很緊張、很害怕,然後會說我們這種行為都是要害了全家,一直到長大我當然知道,這跟他過去長期被監控有關嘛!還有他被抓的那個過程有關;但是在那個時候,我只是覺得,只是覺得他是一個嚴格的爸爸這樣,嚴格的大人。
 
{把獄中刑求的創傷,置換對孩子媽媽的抹黑}
 
爸爸非常的嚴格,姐弟倆也不能找媽媽訴苦;在慧瑛六歲的時候,兩人就離婚了。在爸爸的口中,媽媽是十惡不赦的壞人,所以不准他們跟媽媽聯絡。
9上一頁 1 2 3 4 5 6 7 8 9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