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小說大展
內容連載 頁數 1/4
|怎樣才算中共解體?
 
關於中共解體的分析角度很多,但我經過多年思考,收斂至一個終極指標:中共是個以權力骨架支撐的政權,而且權力骨架已經走到了末期,指標就是它的財政收支能力。所以,我們可以很簡單的以中共統治下各省各區的財政能力,作為其是否解體的判準。
 
2022年,在各種國際形勢以及中國內部政治鬥爭之下,大概只有上海市、廣州市和廣東省等極少數地區,在財政上達到收支平衡,所有其他的省區市,都是入不敷出。中共的中央財政,也已經沒有辦法支撐地方的財政。改革開放以來,向香港學習的土地財政,以及向台灣學習的工業區進出口外貿財政,都走上了不同程度的崩壞。土地財政,由於竭澤而漁,肌肉及血管都已經壞死。工業區外貿財政,在美國圍堵以及國內疫情清零政策下,已經接近停擺。即使今天開始決定重新恢復,我判斷至少也需要5年的時間,而中共內部的政局,已經沒有穩定5年的時間了。
 
因此,一個政權的倒塌固然需要多方面的因素,但是中共這個政權,我們可以用其財政能力作為生死的指標,就像判斷一個人是否還活著,可以用是否還有神經反應作為指標一樣。
 
因此這裡對「後中共」下一個定義:當中共這個政黨,把中國的財政弄到80%以上的省分、直轄市和自治區無法維持財政收支平衡的時候,並且狀況持續了2年,就能稱為「後中共」了。無論導致這個狀況的原因是戰爭、經濟,還是社會因素。
 
以上雖然提出了一個可量化的定義,但是事實上,它是難以測量的,因為中共官方不會提供真實的數據,一旦數據不好看,官方就「蓋牌」。因此,當看到「財政解體」時,多半是像看到「中風」一樣,前一分鐘人看起來還好好的,「突然」就不行了。我們必須記住這點!
 
這裡不排除「後中共的中國」以一種殭屍的型態存在,比如說與國際脫軌鎖國,人民吃草活著。如果是這種型態,所有中國內部的動力脈絡,以及國際動力脈絡,都會開始對我們稱為中國的這塊地方發生作用,而這些作用正是我們企圖去預見及分析的。
 
|財政解體的定義
 
現在,我們來回答問題。財政結構,就是中共集權統治的脆弱點,而錢的財務流轉,就是流動性的傳導應力。
41 2 3 4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