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文學季
惡念的燃點

惡念的燃點

內容連載 頁數 1/7
流經臺灣中部的大里溪,有條支流名為「旱溪」,流域分布於大臺中的東半部。顧名思義,這條溪流的水量並不穩定,在雨季時往往激流洶湧,旱季時僅餘涓涓細流。
 
市政府在旱溪沿岸開闢了全長十五公里的自行車道。伴著潺潺水流、茂盛植被與蟲鳴鳥叫,儼然是這座城市中最為四季分明的地段。旱溪車道沿途每隔二十公尺就設一盞黃色路燈,因此即使在入夜後,仍有零星的民眾在此騎車、慢跑,藉以補足每日的運動量。
 
只是今晚有點不一樣。他們看到離入口約半公里處,有個穿著黑色運動服的男子,以詭異的跪趴姿勢栽倒在路燈下的水泥護欄旁。不少人擔心對方是否發生意外或身體不適,經過後都陸續停下腳步想施以援手。
 
眾人圍成一圈議論紛紛,但當有人拿起手機準備撥打一一九時,卻聽到那男子發出的如雷鼾聲,於是又搖頭作罷。「喝醉了吧」、「跑到脫力」、「中場休息」……眾人相視一笑,各自散去,繼續中斷的運動行程。
 
而那男子又再熟睡十多分鐘後,綁在左上臂的綠色手機臂套裡,忽地傳出一陣尖銳急促的嗶嗶聲,迴盪在空曠黑夜裡,顯得格外刺耳。
 
這串近似鬧鐘的手機鈴聲也確實發揮作用。男子的頭都還沒抬起,意識仍模糊著,但右手已循著聲源摸索,好不容易扯開臂套掏出手機,隨即本能地按下接聽鍵。他還沒來得及出聲,聽筒彼端已是一頓劈頭蓋臉的責罵:
 
「喂,媽的李劍翔啊,我離開辦公室前還特別給你千交代、萬叮嚀的,那個防彈背心的請領公文要追啊。隊長用完印後你得給我拿回來,現在到底是去哪兒了?啊,都來多久了你還在搞這種飛機?」
 
「……是,組長……我……是這樣的……。」從深眠中被突然喚醒,李劍翔的腦袋還處於一片混沌,支支吾吾地不知從何答起。
 
「這樣那樣個什麼啊,媽的還在睡啊,是不是過太爽,請調來行政組當米蟲的?每個組員都像你這副德行,我還敢去外頭開會啊?到底能不能讓我省點心,看看自己的表現……。」
 
李劍翔在這端「嗯嗯呀呀」個半天,誰知彼端仍沒想放過他的意思,自顧咆哮個沒完。忽然間,他胸中一股熱血湧動、蠻勁陡生,把手機拿離耳邊,俐落地爬起身,然後將手機高舉過頂,使勁拋向旱溪河道。那一連串不堪入耳的辱罵聲,隨著夜空中的一道拋物線,漸行漸遠……
71 2 3 4 5 6 7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