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文五社聯合書展
內容連載 頁數 2/3

你覺得悲傷的東西其實佔了人生的大半,而那些很快樂的事情就是偶爾才會想起。但說真的,即使只擁有那樣片刻的永恆也可以回憶一輩子,足以讓我走過過去與未來無數兵荒馬亂且殘破的時刻。即使一句話也不說我都記得曾經愛過的一切、養過的狗、那些濕漉漉的夜晚。當我買著愈來愈多的奢侈品時我曾試圖說服自己變得更加富裕了,也擁有更多了。「我真的愛過自己嗎?還是我其實一直愛著自己比愛著別人多?」又這些我的感受真的重要嗎?都是些只有我會在乎的答案。
 
當蘿絲輕輕地親吻我的臉頰時我並不真的特別感覺美好,那些不再害怕的東西,我死去的名字,說好要永遠記得彼此的人可能都已經忘記對方的長相了,雖然山頂上的我們一件害怕的事也沒提起,我們假裝世界很美好,假裝正義應該被執行,假裝罪惡會被誰消去,假裝我們的名字曾經會是某個時期不平凡的產物,但我們除了自以為是跟變老以外,幾乎一無所有,但確實,有些時刻值得安靜的紀念。
 
那天T掠過我房間那變得有些髒汙的落地窗時對我大喊:「嘿,喝杯酒吧?悲傷時就喝杯酒吧,那不是我們唯一僅剩的東西嗎?」雖然他這樣說,但我知道那並不是正確的,我們除了酒以外,還有逐漸隆起的肚子、開始失去彈性的肌膚、無法一夜數次的悲傷、不再輕易受世界情緒起伏改變的人生,那才是我們除了啤酒以外所擁有的一切。
 
我們走的路雖然遠,但卻不一定是深的
 
曾經我覺得路很遠,也為了許多不知名的原因把一切都給了別人,是真的真的什麼都給了,好的壞的,大的小的,重要的不重要的。到底為什麼要這麼做,說真的到現在我也不真的了解,除了我始終固執到無法放棄的事情以外,好像其他一切都無所謂。
3上一頁 1 2 3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