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書展
內容連載 頁數 1/2
對我的創作活動影響深遠的任性母貓珍妮
 
《珍妮》(Jennie) 保羅.葛立軻/著,古澤安二郎/日譯
 
一直到上高中為止,我都搞不清狗貓有什麼不同,因為出生以來既沒養過狗也沒養過貓。並不是沒興趣,而是因為我母親患有氣喘。
 
後來,有一隻特別的貓,讓我明白了狗與貓的不同,牠就是出現在保羅.葛立軻一九五〇年出版的小說《珍妮》中的母貓,有著頗具東方氣息的雙眼和雪白的胸頸。新潮文庫的譯本出版於一九七九年,當時正值我讀高一的夏天。我並沒有特別喜歡貓,也不知道為什麼把它抽出來看了,或許是《珍妮》這個書名讓我聯想到當時酷愛的電視影集《玄機妙算》(The Bionic Woman)吧。
 
本書主角是住在倫敦的八歲少年彼得,他非常愛貓。因為祖母討厭貓,所以沒辦法自己養。有一天,彼得發生車禍,醒來後發現自己變成一隻白貓。突然被丟進貓世界中的少年,在極度飢餓絕望中,遇到救星——醜陋的母貓珍妮.鮑德霖。珍妮即使遭人背叛、瘦骨嶙峋、憔悴不堪,依舊選擇繼續當野貓。少年從珍妮身上學會了身為浪跡天涯的貓所需的一切求生技能——如何走在路上、如何喝牛奶、如何捕鼠、如何籠絡人心、如何偷渡、如何在半空中扭轉身軀、整毛的意義與訣竅、如何運用鬍鬚感測、以及打倒貓頭目的戰鬥技巧。在貓類社會完全是個新手的彼得(讀者),為了徹頭徹尾成為貓,會向母貓求教,一頁接一頁翻讀下去。
 
葛立軻不愧是愛貓作家。在閱讀的過程中,讀者會漸漸產生一種錯覺,彷彿自己變成一隻貓,能夠跟路邊的野貓交談。到了後半,完全貓化的讀者會對珍妮本身萌生特殊的情感,不在意對方是人還是動物。雖然牠不美、更不完美,卻相當自戀。不分男女,大家都會被珍妮這個任性又溫柔的存在所吸引,我也是其中之一。
 
現在大街小巷男女老幼都迷貓,書店有時候還設有貓書專區,似乎沼田真帆香留的《貓鳴》和羅伯特.A.海萊因的《夏之門》等是固定班底。只是養在我書架上的貓書,每間書店都找不著,所以在睽違三十三年後,我決定從書架上把《珍妮》揪出來重讀,然後驚訝於《珍妮》不但影響了我的女性觀,其實也影響了我的創作活動。
21 2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