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文學季
內容連載 頁數 1/3
◎    前言
 
獨攀(單獨登山)可以說是與危險共舞,因此登山口設立「避免獨攀」招牌的地方並不罕見。根據二○一九年全日本的山難統計數據,可以看見獨攀遇難者當中有一六%的人喪命或行蹤不明,相較之下團隊登山只有八%,由此可知獨攀的風險是團隊登山的兩倍。
 
經驗豐富的登山客幾乎都清楚明白獨攀的危險性,儘管如此仍有許多老手深愛獨攀,而且並不是行程上與同伴喬不攏這麼被動的因素所致,是將獨自漫步在山林間的實踐價值與危險度放在天秤上衡量時,仍難以抹煞其魅力的關係。
 
《山與溪谷》雜誌看見這樣的狀況,便決定每年刊載獨攀特輯。特輯內容主要為登山技術解說與風險管理,或許這類報導也成了獨攀風氣的推手之一,但是相信獨攀的人數並不會因為停刊特輯而減少吧?此外有許多登山客不屬於任何山岳會等,缺乏學習的機會,既然如此,在表明獨攀風險的同時介紹有用的知識理應有助於預防山難。
 
事實上以漫步山林為主的登山中,專屬獨攀的技術沒有想像中那麼多。但是即使是團隊登山,也只是比獨攀多了互相照應的夥伴,過程的一切仍必須獨自克服,同樣需要獨攀必備的技術、知識與體力,只是獨攀又多了一些應留意的竅門而已。
 
本書收錄的是《山與溪谷》&姊妹誌《Wandervogel》刊載的特輯,包括了專家們對獨攀的想法與實踐術。這些技術背後都蘊藏著豐富經驗,能夠立即在獨攀派上用場並有效降低山難風險。由衷期望本書能夠減緩獨攀者獨自面對山林的不安,並為各位減輕風險。
 
山與溪谷編輯部
 
◎    我獨攀的理由
 
不適合獨攀的人,恐怕就不適合登山──打田鍈一
 
打田鍈一先生以西上州的山為據點,提倡在矮山進行充滿探險與冒險要素的「高難度健行」。儘管他說著「沒有特別堅持獨攀」,但是一年多達七十天都在登山的時間當中,卻有三分之一都是獨攀。
 
「我幾乎沒有特別想著『我要一個人登山』,但是從未後悔過一個人登山。獨自登山能夠全心全意正視山林,並且更深入感受山林。當然與他人一起登山也有不同的樂趣,但是這時就會將注意力放在同伴身上,對山林的感受也會減少。」
31 2 3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