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文創作展
內容連載 頁數 1/6
PART 1 原生家庭的傷
 
01 孩子,這不是你的錯
 
身為子女,我們無法自行選擇父母。
 
我人生最初的故事,從不得不的承受開始,但隨著年歲增長,我逐漸看懂大人狂怒的背後,是對自己人生缺憾的憤恨。
 
做為孩子,我們沒有錯。不管生在什麼樣的家庭,我們都值得很多、很多的愛。
 
.一夕之間,我成為了住在鐵皮屋裡的孩子
 
我的記憶力很好,就算是四、五歲時期的事情,現在閉起眼睛,某些畫面依舊能在腦海中重演。關於童年的記憶,就像坐雲霄飛車,攀升至高處,看盡一切美景,最後直直向下墜落的歷程。
 
一切要從父親倒閉的生意開始說起。
 
父親出生在一九五○年,那是臺灣經濟正要起飛的年代。他與巨富郭台銘在同一年出生,那個時代的人,即使出身寒微,只要勤懇肯做,就能為自己掙得家產。套路通常是這樣:有一技之長的年輕人,意氣風發地用母親攢給孩子的老婆本創業,成為中小企業主之後,殷實努力地工作,積極爭取美國、日本訂單。這些訂單可能是雨傘、撞球桿,也可能是電器小零件,例如傳統電視機上頭的旋鈕。許多小公司的老闆拎著一只公事包,乘坐最低價格的紅眼班機,飛到美國去見客戶。為了省錢,他們在當地只住十來美元的廉價旅店,吃便宜的漢堡。拿到訂單後再飛回臺灣,繼續擴張生產線、添購設備,夢想藉著勤儉和努力,換來終有一天成為大老闆的美好想像。
 
我的父親,正是那個時代典型的年輕人。他耗盡工作多年的積蓄,在臺南永康的六甲頂買下廠房,轟轟烈烈地做起外銷到日本的藤製家具生意。父親其實不懂日文,卻能意氣風發地接待日本客戶來臺探視工廠。至今,我還記得有位日本客戶帶著他的太太,一同到父親工廠時的畫面:那對和藹可親的夫妻帶了一對出雲大社的木頭小偶與一枚五圓日幣給我當作禮物。憨憨的我收下了,直到長大才明白,在日語中,五圓與「ご縁(御緣)」同音,有廣結善緣的善意。
61 2 3 4 5 6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