語言檢定書展
內容連載 頁數 1/3
白天不懂夜的黑

社會對於酒店公關的異樣眼光與誤解,就像是「白天不懂夜的黑」,
你是否願意試著理解,屬於黑夜的美麗與哀愁?
 
我剛到酒店上班時,並沒有讓我媽媽知道。

因為,我不知道該怎麼跟她解釋我的工作性質。

當時我跟我媽同住,我媽很納悶為什麼我每天都這麼晚才回家。一開始,我只是含糊地說是在類似卡拉OK的地方上晚班,客人都是日本人,並沒有明講自己是在日式酒店上班。

我也沒說謊。我每天晚上確實是在陪日本客人唱卡拉OK。只是「酒店小姐」這四個字還是太沉重了,儘管我內心其實還挺喜歡我的工作,但就是無法說出口。

當時我認識的同事們,大概有八、九成都隱瞞家人自己從事酒店工作,有些姐姐則是白天有另一份差事,而這份差事是可以正大光明講的,至於晚上的工作,可就無法坦然明說了。

社會對八大行業仍舊存有某種歧視,「拜金」、「賺快錢」、「花瓶」、「8+9妹」、「愛慕虛榮」、「虛情假意」等,都是常見的刻板印象,更令人情何以堪的還有「髒」、「賤」、「婊子」、「妓女」、「剝皮」、「靠腿開開賺錢」等侮辱性標籤。

在這種社會壓力下,我們當然只能對自己的職業三緘其口,就連面對至親時,也很難啟齒,我一直工作到第二年,才開誠布公地跟我媽講。

我跟我媽講時,還不厭其煩地幫她打預防針:「妳一定要相信妳自己的女兒,我知道什麼是對錯。」但我媽還是似懂非懂,為了讓她可以充分了解日式酒店的工作性質,我乾脆直接問媽媽桑能否讓我把我媽帶來店裡上班一天,同時也詢問想找我吃晚餐的日本客人,可不可以讓我媽跟一次?

那個客人正好會講中文,跟我媽相談甚歡,他一直在我媽面前誇我上班很認真、工作很稱職,我心裡好感激他呀。吃完飯,我們就帶我媽去店裡,因為她算是客人帶來的,而且也幫她付了人頭費,所以可以用「客人」的身分,觀察我在店裡做什麼。那晚,她坐了三小時,還歡唱一個晚上的卡拉OK才盡興返家。

自從我媽到我們店裡「探勘」過後,她顯然對「酒店」有了全新的認識,甚至之後看我晚餐時間還待在家裡,還會質疑我:「啊妳怎麼沒去跟客人吃飯?」我還打趣回她:「妳這老母是急著要把女兒推入火坑嗎?」我跟我媽感情很好,母女之間有很強的羈絆與信任,所以才能把事情攤開來討論(但儘管如此,我也猶豫了一年才說明白),否則真的很難說出口。
31 2 3 下一頁 跳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