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小說大展
內容連載 頁數 1/5
敘事弧(THE NARRATIVE ARC
 
情境喜劇《歡樂單身派對》(Seinfeld)中我最喜歡的片段之一,依照慣例是以克雷默焦慮地衝進傑瑞的公寓、在屋裡來回踱步做為開場,傑瑞則是一臉不耐煩。「怎麼了?」他終於忍不住問道。「我剛剛才發現,」克雷默回答,「我沒有敘事弧!」
 
這句玩笑話在許多層面都能引起共鳴。當特定的故事元素按照事實順序依次展開時,敘事弧因應建構而生。但是在《歡樂單身派對》播出期間,「敘事弧」在紐約文人圈中還只是個沒有什麼實質意義的流行用語。我們可以認為克雷默只是在鸚鵡學舌,套用流行用語,似乎並不明白自己在說什麼。然而諷刺的是,他說的並沒有錯——他的生活方式我行我素,缺乏秩序性和一致性,確實缺少敘事弧。這個橋段也從側面反駁一些批評家對這部影集的評論,他們認為這部影集「無所事事」,劇中人物的生活漫無目的,似乎永遠找不到方向。
 
這部電視劇幽默的調性確實掩蓋了它的敘事動能。但事實上,每一集的《歡樂單身派對》都結合了好幾個敘事弧。克雷默的計畫推展又失敗;伊蓮最新的戀情升溫又冷卻;喬治找到工作又丟了飯碗。如同所有成功的說故事藝術,《歡樂單身派對》也有將故事定形的結構,讓觀眾期待後續發展。
 
自亞里斯多德以來,分析家一直努力想要拆解結構。我們大多數人都聽說過亞里斯多德「三幕劇」的說法,故事要具備開頭、中間和結束。但這無法對實際的寫作提供太多引導。有抱負的敘事說書人需要更具體的細節。
 
別擔心——具體細節多得是。就算亞里斯多德提出關於結構的建議,也不只是只有開頭、中間和結束。針對最有可能和讀者有所關聯的結構,現代評論家提出相當詳細的建議,他們都運用視覺圖表,來展現「主角—糾葛—問題解決」模式中基本元素的連結。在珍妮.伯羅薇的小說寫作教材中,你可以找到許多這樣的例子。多年來,我已經為採訪作家發展出一套系統,設計一種能幫助他們進行故事設計與寫作的圖示大綱。
 
一開始,我會請他們列出故事主要元素的大綱。接著我會畫出敘事弧,形狀就像一個向右偏移的常態曲線,範本如圖2。
51 2 3 4 5 下一頁 跳到